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教育

山水城管城管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09:22

离开汉江,包拯等人昼行夜宿,一路北上,没过几日便来到黄泛区小城新洲市.这里地处中原,属河南地界.岁月沧桑,时代变迁,近年来这里旱多雨少,五谷不丰,加之历史和地理的渊源,工业基础一直薄弱,经济落后,居住在这里的寻常百姓生活之艰辛可想而知.  穷则思变,据说这里的社会陋习远远超出那些大城市和发达地区,作为当地经济文化中心的这座小城,受其周边环境影响,城市的整体面貌一定不容乐观,自古“穷山恶水多刁民”嘛!  “不若我等就此暂作停留,实际考察一下这里的民风民俗、人文环境,看看究竟是否如坊间所言,诸位可同意否?”包拯征求部下意见。  部属们纷纷点头,事情就这样定下了。  稍事休整之后,次日包拯等人仍以寻常百姓模样出现,一路经过大街小巷,徐徐而行,细细观察,发现这里果然落后。楼宇疏落参差,墙壁街道陈旧,百姓衣着简朴,乡音较浓,言语粗俗,的确非大城市可比。经与当地百姓认真交心攀谈,包拯等人却发现,这里的人们虽然外表粗鄙,言语粗糙,但民风并非传说的那样不堪。这里百姓憨厚善良,纯朴简单,全然没有大城市人的虚伪和势利,看来耳闻为虚,眼见为实啊!  经过一街角处见摆摊卖货者甚多,都是小商小贩,经过了解得知,这些人以城郊附近农民为主,也有部分城市中下岗失业人员,总之都是社会层的谋生者,由于地方狭窄,不少小贩把摊摆在人行便道上。顺路的过往市民纷纷停车驻足,买菜购物,倒也不失繁荣。包拯正要询问详情,见一年长菜农得以空闲,便上前搭讪道:“请问大爷,您是哪里人,在此摆摊收入怎样?”  老者仔细打量包拯一番,见此黑脸汉子一脸和善,又是外地口音,便悄悄告知:“俺是附近村里的,在这里卖菜是为了混口饭吃,担惊受怕的,一天也挣不了几个钱。”  “为何不到政府指定的菜市场经营,在这里摆摊就不怕城管罚款吗?”包拯进一步询问。  “我们这样的小商小贩本小利薄,哪里付得起摊位费;再者说了,有了摊位,那些公家部门像工商啦、税务啦、卫生防疫啦、治安啦,哪路神仙不得雁过拔毛,辛辛苦苦一天的吆喝,扣除各种费用还不够塞牙缝呢,鸭子毛!”老者一脸无奈的样子。  “城管这帮孙子就像饿狼一样,指不定哪会儿窜出来,这要被他们逮住了,可没好果子吃,轻者没收货物,罚款了事;重者连人带物一起带走,稍有言语不慎,揍你个鼻青脸肿找谁说理去?前两天邻居家小三不就因为多说了几句话,让人家摁住打了一顿,至今还在家里躺着呢!”临摊一位中年大嫂接过话茬愤愤地说。  “随地摆摊占道经营影响市容市貌是违法的行为,你们都知道吗?”包拯道。  “我们当然知道,可谁有法子呢?凡是在这里摆摊的不是穷苦乡下人,便是下岗失业市民,老人要赡养孩子要上学,总得想办法挣点钱吧,不然您怎样活人呢?但凡有一点门路的,谁会干这低三下四的营生,整天提心吊胆的还挣不了几个钱!”那大嫂一脸的怨气。  正说着,忽然有人喊道:“城管来了,快跑啊!”  闻听此言,现场顿时一片骚乱,小贩们忙不迭地收拾货物赶紧撤离,有给人称了菜的顾不上收钱便落荒而逃,有动作慢半拍的被风驰电掣而来的城管队员逮个正着。这些城管们一个个如狼似虎,凡被他们抓住的不吐血也得掉层皮,谁敢不服,现场开练,看你找谁说理去!刚才说话的那位大嫂就因为动作稍迟了一点被当场抓了现行。她实有不甘,上前央求道:“大哥,俺家公公还病着呢,家里实在困难,您高高手放过这一回吧,求求了!”说这话时她用手使劲拽着自家货物。  “嘿,你他娘还来劲儿了,幸亏今天老子高兴,不跟你这刁妇一般见识,识相的,赶紧松手走人,否则有你好看的!”城管队员一脸横肉,凶神恶煞的样子。  见妇女仍不肯撒手,城管大怒,老鹰抓小鸡般地拎起妇女用力扔到路旁,提起货物甩在车上,任那妇女凄凄苦苦他全然不顾,招呼手下弟兄,载上战利品登车而去。  目睹此情此景,王朝马汉等气愤不已,正待发作,被包拯制止,他令公孙策从随身包中拿出一些零钱递与大嫂权作一点心意,那大嫂感激不已,涕泪而去。  繁华一时的街角市场因为城管们的搅局,顿时变得异常清冷,空地上凌乱不堪,到处是小商贩们落下的废弃物品和零星剩菜,包拯心里很不是滋味。  “呜呼!果真是天上三日人间三年啊,自太白金星下界召我等升天才多久,华夏人间变化之快实在令人咂舌,许多新生事物、新鲜名词连本府这文曲星都是闻所未闻,不久才识得‘医闹儿’是何物,如今又冒出‘城管’一词,委实令我等自叹落伍啊!”包拯感慨地说。  “是啊,所谓的特色社会,古代没有,洋人没有,唯我现今之华夏所独有也。你就说这个‘城管’吧,顾名思义,城市管理之义也,然管理什么,怎样管理,小仙遍寻网络,仍是一头雾水,众所纷纭,见仁见智,定位极难。笼而统之,城管人员似是代表政府对城市容貌和秩序进行规范和维护者,说白了,不就是官员老爷们的脸面嘛,当属形象工程之列,只要上级官员看着光鲜,领导满意就算管理到位了,至于民生如何当在其次,不知小仙之言可有道理?”公孙策分析问题总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不愧小诸葛。  “是啊,民以食为天,无论什么朝代,温饱当是民众要务,作为地方父母,首要考虑的应该是黎民之苦,不是有那么一句古语‘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嘛,如今可好,本末倒置也,各地政府官员们考虑问题除了那华而不实的GDP,便是外表光鲜却无实际价值的形象工程,还美其名曰‘开拓进取、与时俱进’,其实还不是为了头上的那顶乌纱帽吗!”包拯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其中的玄机。  “嘿,怪不得那些城管们一个个凶神恶煞似地,打着城市执法旗号,净干那鱼肉百姓之事,原来后台如此强劲啊!”性急的王朝马汉们终于开了窍,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把这些可恶的鹰犬们开铡了事。  几位仙家说着话间,不知不觉中又到了一个所在,乃是一座落成不久的立交桥下。观此桥,东西贯通,南北纵横,气派堂皇,委实不俗,据说乃市政府近两年“为方便市民出行”多方筹集银两兴建的。桥下阴凉宽阔,又是市民们上下班必然穿行之处,吸引着众多小商小贩纷纷聚集,因此历来是城管严查之重点。  果不其然,就在包拯等人刚刚到达的当口,就听到有喧哗之声自桥下传来,近前打探,乃是一位中年妇女与城管队员发生争吵,间或夹杂着小女孩的哭泣之声。原来是一身怀六甲的孕妇,丈夫有病无法劳作,公婆又年迈体弱,家里的重担全压在她一人身上,为了维持一家的生计,只好拖着笨拙的身体从自家地里带点土特产到这里摆摊,实指望变卖点零钱贴补家用,谁成想还没开张就碰上城管来检查,被逮住了。  城管何许人也?政府执法人员,管得就是这个!这不,风火火地过来一胖一瘦俩小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要没收“赃物”。那妇女使劲抓住自家三轮车,这可是家里的家什了,丈夫看病,孩子上学,一切的一切全靠它来承载,岂肯轻易松手。  “大哥求您了,俺家生活困难,公婆年老体弱,孩儿他爹长年卧床,实在没法子了这才出来卖点自家土产贴补家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俺这回吧!”  那妇女可怜巴巴的,眼泪扑簌簌掉下来。  “少他妈在这里装穷,像你这样的我们见多了,都他妈一个屌姿势,糊弄谁呢?少废话,有什么意见队里说去!”胖子眼珠子瞪得滚圆滚圆的,丝毫不为妇女的凄哀话语而动半点恻隐之心。  “大哥您行行好,俺祝您长寿成吗?您看俺这身子,但凡有丁点儿法子俺也不能担这风险啊!您看看这孩子,瘦得皮包着骨头,连个像样的衣服都置不起,您大人大量就可怜可怜这孩子吧!”妇女的哭诉引起了所有过路行人的同情,纷纷议论着。  那瘦子可能这样的场面见多了,对面前妇女的苦苦哀求非但无半点同情之心,反而不怀好意地仔细打量一番人家明显突出的腹部,继而阴阳怪气地道:“啧啧,乖乖!瞧您这富态的,都成米勒佛了还说自己穷,可真会装孙子,净拿我们弟兄开涮!赶紧的,乖乖地松开手,别耽误我们执行公务,否则别怪弟兄们手重!”  妇女还想争辩几句。胖子早就不耐烦了,只见他单手抓住妇女脖领子用力一扯,那妇女本就弱小,加之有孕在身,哪里经得住这个,一个趔趄摔倒于地,头被碰破还在其次,可能是动了胎气,只见她双手捂住腹部,身体蜷曲着,一付痛苦不堪的样子。身边一直哆嗦不止的小女孩,此时见妈妈被人欺负成这样,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冲上去照着胖子就是一口,疼得胖子嗷嗷直叫。胖城管本就是地皮出身,哪吃过这等亏,回过手照着小女孩就是一嘴巴,女孩儿口鼻出血,滚在路旁,无助地放声啼哭着,其状极其凄惨,令人目不忍睹。  太过分了,哪有半点儿人性!在现今这样一个朗朗乾坤太平盛世之下,竟然还有这等披合法外衣干鱼肉百姓勾当的大恶之徒,横行乡里胡作非为,真是岂有此理!  无良城管的残暴激怒了在场的过往行人,人们不约而同地从四周围拢上来,纷纷谴责他们道德低下、执法犯法。这俩恶徒起初还愣愣巴巴的,觉得自己如何如何,谁能把老子如之奈何,但随着围拢的人数愈来愈多,俩人一看架势不太妙,好汉不吃眼前亏,就想着开溜。  这哪成?你把人打成这样,一点自责之心都没有,太低估人民群众的觉悟了吧!今天不说出个一二三,就别想着离开此地。  看看实在走不脱,俩人知道今天要栽了,吓得脑门直冒冷汗。那胖子急忙掏出手机请求队里火速增援;群众这边,有好心人拨打了120,急送受伤的娘俩到医院接受救治,双方形成了僵持局面。  不一会工夫,赶来增援的城管人员到达现场。车上跳下一位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在几十名身穿制服年轻人的簇拥下,威风十足地走向事故中心。他简单听取了部下一面之词的陈述,先是装模作样地批评了俩城管几句,继而面向围观群众,一付居高临下的派头,官话十足地道:“市民同志们,大家辛苦了!首先我代表队领导对队员在执法过程中的不够冷静表示歉意,今后一定加强教育,避免简单粗暴,提高执法水平;其二,提请广大群众遵纪守法,做文明市民,自觉维护城市形象,对任何有损市容市貌的恶劣行为坚决抵制,不要被那些小商小贩的低劣表演所迷惑;,请大家自觉让开一条路,不要影响城管人员执行公务!”嘿,不愧是领导干部,够水平,说得那叫振振有辞,慷慨激扬!  这要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的这番说辞的确能唬住不少的善良百姓,如今不同了,随着民主化进程的不断推进,民主法治意识逐渐深入民心,对这样的霸权作风人们早已深恶痛绝。这位领导的话音刚落,立马就有人上来反驳:“请问这位领导,城管打人算不算违法?是不是恶劣行为?”  “首先,小商贩违法经营在先,城管队员在工作中言辞过激当然是不合适的,请大家能够正确理解,不要太过吹毛求疵!”您瞧,反而是民众不通情理了。  “什么叫言辞过激?把个孕妇打成那样,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还有一点人性吗?你们当领导的平时就这样教育部下吗?”  “太不像话了,简直就是土匪!”  “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真该把这些混蛋统统枪毙了!”  大家七嘴八舌不停地数落着,越说越激动,言辞也变得尖锐起来,搞得那中年领导脸红脖子粗的,自觉很失颜面。  这还了得,这帮刁民简直造反了,竟敢如此指责政府官员,此风绝不可长!  恼羞成怒的官员顿时暴跳如雷,只见他大喝一声:“来人,先把那带头闹事的分子抓起来,我看谁还敢造次!”他话音刚落,身边立即窜出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包拯看看是时候了,拨开众人走到前面,大声说道:“且慢!”那领导见有人在这时候还敢强出头,便把目光对向包拯,见面前这黑脸汉子一脸威严,相貌堂堂,知道来者不善。  “你是何人?为何妨碍城管执法?”  “我是法制报记者,刚才看到了此次事件的全过程,试问一下,谁给了城管人员随便打人的权利?城管的执法权限里有随便抓人这一条吗?”包拯目光如炬,直视对方,言语一针见血。  那官员自知理亏,被包拯抓住要害地突然一问,愣怔一下,但一贯的霸道作风使然,他决不肯就此认输,只见他青筋暴露,强词夺理道:“城管执法是奉了政府指令,有意见可以找政府讲理,请你不要干扰我们执法,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但是……”包拯还想与之理论,那官员根本不想再争辩下去,他武断地截过话头道:“鸭子毛,哪来那么多废话,别以为记者有多了不起,县官不如现管,惹急了我们一样让你没好果子吃,信不信?”官员简直横行霸道,手下队员更是虎视眈眈。 共 81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症因素
昆明哪家专治癫痫
癫痫病人的饮食应该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