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科技

妖孽上神历劫记 第74章 入胎沈府

发布时间:2019-09-24 17:13:39

妖孽上神历劫记 第74章 入胎沈府

东昊国以南,有一邻国,名为巫灵国。东昊国崇尚修仙之道,此国却截然不同,巫术盛行,妖邪当道,君主极尽昏庸。其奇特之处在于,百姓依然安泰,繁华异常。

今日是人间的正月十五,大雪凶猛地飘了七天七夜,到今日算是势头猛减,慢慢变小。

巫灵国的沈府富可敌国,是巫灵国远近闻名的显赫家族,说到这一天,沈府上上下下可是忙坏了。

沈家老爷沈靖国纳的第三房妾室沈秋氏正值难产,难产了三天三夜,这不,沈靖国正满脸焦急地在产房外走来走去,稳婆在里面忙得焦头烂额,丫鬟们一盆水端进一盆水端出。

沈靖国也只是干着急,他的正房和二房倒是悠闲地坐在产房对面的弄堂里,闲暇地嗑着瓜子,品着香茗,身边暖炉环绕,各怀心思地看着自家老爷,都在等着看一出好戏,身旁的丫鬟小厮不停地给暖炉加着炭火。

沈靖国拍着手,“来人,快请巫医!”

“是,老爷,我这就去。”上前应声的正是沈府的管家沈老实。

此时正值傍晚时分,雪是彻底不下了,巫医赶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沈靖国寒暄两句之后,巫医开始作法,神神叨叨的样子却是像在祭祀一般。

沈靖国忍不住问,“到底行不行?”

那巫医答,“沈老爷莫急,此胎虽是大凶之象,但是凶中带吉,是难得一见的怪异之象!”

正房的沈黎氏道,“难道要生出个怪物来,看来老爷想抱胖小子的愿望要落空了!”

二房沈西氏同样酸溜溜地说,“我也这么认为,八成就是个怪物,那沈秋氏天生就是个命贱胚子,能生出个什么玩意儿来。”

“都给我闭嘴!”沈靖国终于还是发火了,没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可心人儿,除了正在里屋生产的沈秋氏。

此时,巫灵国的大王轩缘尤正在召集大臣们,商议今天白日天上出现的异象。

晌午时分,大雪落落停停,见不到半点太阳,却出奇地出现了星象,星象是在夜晚才会出现,却平白无故出现在,不免让人心生疑惑和担忧,到底是天降祸灾,还是天降祥瑞?

“国师有何高见?”轩缘尤藐视众人,一副尊者的态度发话。

“大王,待臣占卜之后,再行定论!”说罢那国师开始闭着眼睛摇着手中的巫铃,嘴里碎碎念着听不明的咒语。

片刻之后,铃声停顿,国师胸有成竹地睁开双眼,“看到了。”

“是什么,国师速说。”轩缘尤神情期待。

“是祥瑞之兆,天降神灵,降世于巫灵国,大兴之兆!”

“如此甚好,孤也就放下心了!”

“但是………”国师话未说完。

“但是什么?”

“大王必须找到此人,收为己用,方可避免大祸,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此乃福祸相依之兆。”

是不是找到此人,收为己用,就可以避免灾祸?”轩缘尤紧张地问道。

“正是,如不能收伏此人,巫灵国将有灭顶之灾!”

“杀了他如何?”轩缘尤继续问着。

“不可杀,杀之灾祸更甚!”

“这………那这件事就全权交给国师去办吧。”轩缘尤疲惫地闭上眼睛。

“臣遵旨。”

“退朝退朝,孤乏了。”轩缘尤挥挥衣袖,火急火燎地从堂上先行撤去。

沈府这边的巫医作了半天的法,终于停了下来。巫医冲沈靖国摇了摇头,“怕是一个祸根,虽是尊贵身份,但是却不兴家门,恐生祸灾。”

“是男是女?有何化解之法没有?”沈靖国睁大着眼睛问道。

“是女娃,这化解之法嘛,有倒是有,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行的通。”

“巫医但说无妨。”

“可将其当作男娃养之,或者避免灾祸。”

“当作男娃?养多久?”

“一世。”

“这,这恐怕不妥吧。”沈靖国若有所思。

“那还有一个办法。”巫医抚着胡须说道。

“是何办法?”

“将其赶出家门,永远不得相认!”

此话一出,听在耳里的正房和二房开始不淡定了。

沈黎氏起了身,走到沈靖国和巫医的身边,“一定要赶出家门!这样的祸根可留不得!”

沈西氏也在原地扯着嗓子喊着,“对,赶走赶走,连她那个祸害娘一起赶走!可别连累了我们。”

“都给我住口,我在这,还轮不到你们插话!”

“沈老爷明断吧,老朽告退了。”巫医辞行道。

“管家,赐银两。”沈靖国叫喊道。

巫医走后,沈府上上下下开始乱成一锅粥,都在以讹传讹。

正房二房趁着势头依旧喋喋不休,都一鼓作气地看准了时机!

什么时机?当然是赶走沈秋氏和她腹中未出世的孩子。

沈秋氏身世可怜,却生得花容月貌,温淑贤惠,较之正房二房,除了家世,其余的都胜之千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似沈黎氏和沈西氏,没有才艺不说,平日里在府中作威作福,苛待下人。

“老爷,你可别害了我们的墨儿,还是早作打算,给些银两,让她走吧。”沈黎氏语气可怜,开始软硬兼施。

“老爷老爷,还有我们的璃儿。”沈西氏在一旁加柴添火道。

“都够了,一切等秋儿生下孩子再作定夺!”

沈靖国终究还是动摇了,或许是巫医的话太深入人心,他对沈秋氏一直没有放弃的念头,此时

妖孽上神历劫记  第74章 入胎沈府

,却不同了。

谁叫沈秋氏即将要带来个祸患呢?这么大的家产家业,沈靖国实在两难,权衡之下,不舍也必须要舍。

正在纠结之际,暗黑的夜空突然出现了一只金黄色的凤凰,通体发光,照亮了整个沈府的上空,沈府上下皆盯着这一奇景,凤凰降临可是祥瑞之兆,众人盯着上空七嘴八舌地八卦着。

就在此时,屋内传来一声婴孩的啼哭声。

稳婆激动地推开房门,只对外喊道,“生了,生了,是个千金!”

那金色凤凰盘旋半刻之后,便消失而去,方才还亮如白昼的沈府立刻恢复了之前的黑暗。

沈靖国激动地走进屋内,三两步便接过稳婆手中的婴孩。

本来还有一丝赶走她们母女的念头,就在沈靖国看到婴孩的眼后,便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婴孩生得十分可爱,本来还是在奋力啼哭,就在沈靖国接过之后,便奇异地破涕为笑,冲沈靖国甜笑了几下。

这人心都是肉长的,沈靖国抱在手中再也不舍放下,更别谈遗弃了。

沈靖国看了一眼瞬间璀璨的星空,对着沈秋氏道,“我们的孩子,就叫沈千月。”

沈秋氏欣慰地点了点头,随后便虚脱地昏睡过去。

贵港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南充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延安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所在地址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能报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