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娱乐

阳世鬼差 第十九章 确定关系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5:42

阳世鬼差 第十九章 确定关系

我説真没有,阿姨,对不起。

耿明的妈妈叹了口气,説这不怪你,就是委屈她了,我们会照顾她一辈子,等过段时间耿明恢复过来,我再让他来给你赔不是。

我説不用了阿姨,耿明説的没错,我们就不打扰了。我失魂落魄,身体僵硬像个木偶,林锋与詹酒九陪着我,以林锋的性格,他也不会劝解我,倒是詹酒九,一路上説个不停,而我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阳世鬼差  第十九章 确定关系

到了门口,林锋让詹酒九送我回去,他有些事。不等詹酒九回答,他就跑了。

詹酒九跟着我,一路上替我拦了好几次车,因为在我眼中根本没有红灯一説,回到家里,我便躺在了床上,盯着天花板,一语不发。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或许什么都没想,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锋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个人,杨嫣。我只是看了一眼却也没有理会。

杨嫣见到我的模样,当时就急哭了,问我怎么了,伤到哪里了,怎么不去看医生。或许是对哭声太敏感,我清醒了一些,看到她露出惊讶的神色问,你怎么来了?

她破涕为笑,説你吓死我了,好像丢了魂一样。我听得心头一暖,伸手抱住了她,抱得很紧。林锋不知什么时候,带着詹酒九退了出去。

杨嫣在我怀中,给我説着话,都是她在国外的见闻,多数是冷笑话,我偶尔强笑几声,心中却觉得不以为然。

关于国外的事,我一diǎn兴趣都没有,而她却讲的津津有味,这是我无奈的地方?

晚上,林锋送来了吃的,我简单的吃了一些,而她非要我喂,无奈之下,我也只得当起了保姆。

吃完饭,我们坐在阳台,听着喧闹的噪杂,看着深沉的夜空,几颗稀疏的星星。她説,半年之期,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很快就要到了。

我笑了笑,本想告诉她不用等半年了,现在就可以,可话到嘴边又变了。

我对她説,我如果是个不祥的人,你还会跟我好吗?她怔了怔,然后説呸呸呸,你乱説什么呀,就算你是扫把星,我也不会离开你。

我説,我哪里值得你这么对我?我自己都不知道。她想了想説,我也説不上来,反正就觉得你身上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

我惊诧説哦?比如呢?她吃吃的笑,看着我説,比如你这么笨,笨的可爱。

我摸了摸鼻尖,説没有吧,我还是很聪明的。

今夜她没有离开,我也没有再将她赶走,一夜的缠绵,忘情的发泄,也昭示着一段恋情的开始。却不知,这才是我噩梦的开始。

第二天,杨嫣跟我腻了很久,才依依不舍的离去。林锋与xiǎo酒回来,对我露出猥琐的笑。我没有理他们,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怕他们説什么。杨嫣的到来,也为我解开了心结,翻起昨天的那一页,今天开始新生。

林锋问我,何时动身?我想了想説,下午吧,中午要请人吃个饭,作为谢礼。

xiǎo酒很敏感,问我是不是昨天医院见到那个美女?我diǎn头坦然承认。他指着我説,叶枫我看错你了,脚踩两只船,没有好下场的!我打心里看不起你。

我拿起鞋子扔了过去,説滚你丫臭蛋,哥答应了人家,总不能不守承诺吧,昨天还多亏了她。

xiǎo酒闪身躲过鞋子,眼珠滴溜溜的转,説要证明清白也简单,带上我们一起去,不然我就去告诉嫂子。

我忙説,千万别告诉她,我带你们去。他阴阴的笑,説你这是心里有鬼,不然怎么这么害怕?

我无语,真是百口莫辩,这种事情越描越黑干脆不再接话。女人在爱情上的猜忌与怀疑是无与伦比的,我不想告诉她,也只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不过就是吃一顿饭,以后见不见面都难説,没必要给自己找一道难题。

中午的时候,我们去了医院,寻到夏千樱,她刚好忙完,就随我们一起出去。我与她并肩步行,林锋像是故意两人走在前面,让我一阵不安。

夏千樱风姿绰约,无论是面孔还是完美的身材,都不输杨嫣,甚至还略胜一筹。美女的回头率都是很高的,所以这一路上我也很无辜的遭受了一些异样的目光。

沉默了一阵,她才打趣説,请我吃饭,怎么还带着保镖,是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我尴尬的説,是他们非要跟来,我没办法。夏千樱説那他们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我説不是,是你太美,他们都想多看几眼。

她咯咯的笑,没有再説话。而我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这话好像不适合此时説吧。

我们在附近选了一家酒店,随便diǎn了些吃的,这是湘菜也是我比较喜欢吃的菜系,味道比较重。

xiǎo酒上来就抱着瓶酒,自斟自饮,林锋除了偶尔瞪他几眼,基本不説话。而我与夏千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话,只想尽快吃完饭好走人。

不过事情偏偏不尽人意,正当我们这顿饭快要结尾的时候,进来了几个人。两男三女,其中一个男的有些眼熟,而女的中有一个更熟,早上才从我那里离开的杨嫣。

杨嫣也是看到了我,她怔了怔旋即露出微笑,径直走了过来。我对林锋使了个眼色,站起身来迎接她。

杨嫣走过来揽住我的一只胳膊,説亲爱的你怎么在这。我笑了笑説请朋友吃顿饭,道谢。她説哦?是这位美女吗?

夏千樱从杨嫣过来就看着她,此时也是落落大方的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手臂説,你好,我叫夏千樱。

杨嫣笑吟吟的与她握了握手,説你好,我是叶枫的女朋友,杨嫣。

夏千樱恍然的哦了一声,笑着对我説,叶枫你竟然有这么出色的女朋友,真是没想到啊。

我对她笑了笑,沉默不语。这时那个曾经来接杨嫣的男人走过来,双目带着浓重的敌意看着我,説嫣嫣,去包间吧,他们都等着呢。

我看着他皱了皱眉,刚想説话,却被旁边的一人抢了先。説话的是xiǎo酒,他带着醉意,对那人嚷道:“你这xiǎo子,有没有diǎn眼力劲?没看到嫂子正跟我枫哥説话呢吗?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那人脸色一沉,指着詹酒九説:“你算哪根葱?这里有你的事吗?”

陆恒!杨嫣娇喝了一声,那人冷哼一声,放下了手。但xiǎo酒又岂是亏得主,他可是黑巫术高手,体内有着金蚕蛊,这样的公子哥,他更不放在眼里:“哟呵,你好像对xiǎo爷有意见?不服的话出来练练。”

我説xiǎo酒,你喝多了。那人冷笑一声,説你真有种,走路的时候xiǎo心diǎn,别出门撞到车上。他这话带着威胁的意思,让我沉下了脸,而林峰也是一双锐利的目光盯着他。

陆恒你説什么呢,快给我滚蛋。杨嫣板着俏脸斥道,那人脸色变了变,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杨嫣见我脸色不好看,就轻声安慰我,説亲爱的,别生气,回头我骂他。

我説你认识的什么朋友?能不能不要再跟他联系?她想也不想就diǎn了diǎn头,説我听你的。见她这么听话,我心里才舒了口气,现在不是以前,我拥有着的主动权。

杨嫣连饭都没吃,就跟我们一起走了。路上我跟她説,我要出趟远门,可能要半个月才回来。她有些幽怨説刚确定关系就要出门。其实我也不想跟她分开,可这不是我能做的决定。

烟台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烟台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烟台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烟台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烟台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