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健康

血魔轮回

发布时间:2019-06-24 15:58:20

第二十四章昔女皇今囚徒赛尔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毕恭毕敬的问:”夫人,请问您要我陪同外出吗?“诗人与黑翼有些惊慌,勉强才保持着表面的镇定,夏朵尔只要随口喊一声,诗人确信他们将永远无法走出这片黑雾,不论是黑雾本身,还是潜藏在黑雾中的无数保护者,都足以确保这一点。夏朵尔优雅而闲散的说:”我让这两位年轻人陪我散散步,你无需跟来,亲爱的赛尔。“说完,她慢悠悠的走了出去,诗人与黑翼朝赛尔道别之后,紧紧跟在夏朵尔背后。巴拉那的皇后不发一言,不紧不慢的走在前头,当她走到某处,那儿的迷雾就会消散,如同屈从的仪仗队一样。诗人想:也许用夏朵尔做俘虏,他们可以一路驱散黑雾,直到抵达镇魂城为止。但那希望极为渺茫,这儿的黑雾显然不受夏朵尔意志的驱使,而是因为迷雾的真正操纵者尊重夏朵尔的自由,故而特意为他们开辟道路的。当他们走出迷雾的时候,克莱巴克的晨曦已经来临,夏朵尔深深吸了口气,抬头望望灰白的天空一角,脸上露出留恋与欣喜的表情,她说:”你知道吗?史德,上一次我见到这样的天空,还是一千三百年前的事呢。“她的声音有些暗淡,有些忧伤,仿佛即将离世的将死之人,史德利歌尔摸不透她在想些什么,但听她这么说,心中忽然产生了极大的同情,他回答:”从今往后,只要您愿意,您可以天天见到这样的景色。黑暗天幕已经被削弱了,女士。“夏朵尔笑了一声,说:”不,不,我不确定我会那么幸运。“她显得如此失落,如此兴意阑珊,以至于哽咽难言。但很快她又抬起头,继续往前走去。黑翼领着他们走入食人巨妖的营地,忧心忡忡的问诗人:”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她毕竟是巴拉那的妻子,是整个魔蝠帝国危险尊贵的女人。“史德利歌尔也有同样的担忧,一旦贵族们发现夏朵尔失踪,整个魔蝠帝国的军队将发了疯似的涌过来,那将是一场硬仗,一场血腥的洗礼。他说:“我们应该先将夏朵尔安置在克莱巴克,你或我严密的看守她,直到她说出此行的真正目的。我和你一样,我有些担心会出乱子。”他们下定决心,诗人鼓起勇气,伸手拦住夏朵尔说:“女士,我们改变主意了。请允许我带你前往克莱巴克,我将安排的旅馆,绝不会稍有怠慢。”夏朵尔忽然放声喊道:“博尔赫斯,我是夏朵尔,魔蝠帝国的女皇,巴拉那皇帝钟爱的妻子,我相信你从阿巴顿那里听说过我,也知道关于我的描述!”营地骚动起来,食人巨妖们纷纷从地上站起,浑身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气势,同时朝四周散发出侦测心灵的异能,他们的动作是如此的迅速有力,以至于大地都随着这些怪物的动作而颤抖。诗人脑中一片混乱,他想:食人巨妖可不是什么先礼后兵的家伙,他们会用残酷的心灵法术折磨囚徒,从肉体和心理上压垮俘虏,她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吗?可她知道博尔赫斯的名字,她早就摸清楚了我们的情报,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果不是另有图谋,她这简直是在自寻死路。博尔赫斯急匆匆的从巨型帐篷中冲了出来,脚踏在地上,发出隆隆声响,他用谨慎的目光望着夏朵尔,开始观察她的心灵。从巨妖的心跳声判断,他的探测一无所获,这异能对已经死去的人毫无效果。他用疑神疑鬼的语气问:”夏朵尔。。。。。。女士,你自称是夏朵尔?我确实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我必须问:如果你真是巴拉那的女人,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夏朵尔大声说:“是你的这两位间谍将我哄骗至此的,我,夏朵尔,巴拉那珍爱的人,他不顾一切都会保护的人,现在已经落入了你们的魔爪,我无法抵抗,只能无助的任你们欺凌。但你们千万不能让巴拉那知道此事,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慌了神,不顾一切的想要前来救我。”她在夸夸其谈,这下可更没人相信她的话了。但诗人听出她声音中的狡猾和得意,她故意这么说,难道她想要混淆博尔赫斯的判断吗?博尔赫斯朝诗人与黑翼看了一眼,问:“这女人是个疯子?还是你们两人对此有什么意见?”黑翼犹豫着说:“你可以侦测我的心灵,博尔赫斯将军,我将毫不抵抗,以此证明我所说的全是实话。我必须承认,我不清楚这女人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但从我们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她确实是魔蝠帝国的女主人。”侦测心灵异能并不能知道他人心中所想,只能探测目标产生的感情,以此推断他是否在说谎,此时黑翼敞开心怀,任由博尔赫斯探查,经过一番波折,博尔赫斯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对夏朵尔说:“你以为你很聪明吗?女人,我半点都不相信你的鬼话。”他已经相信了,诗人能够听得出来,但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夏朵尔突然像个泼妇一样骂道:“你这个缩头乌龟,你这个被我丈夫砍掉那玩意儿的胆小鬼,你连我的名字都不敢说吗?”博尔赫斯暴怒起来,他一把捏住夏朵尔的脖子,将她举了起来,喊道:”无论你是不是那个被皇帝陛下玩弄过的贱·货,我们都要好好招待招待你。放心吧,我们会将你被捕获的消息传出去,我们会将你凄凉的境遇广泛传播,如果你的丈夫真的爱你,他就会现身来救你。你不是对此很有信心吗?婊·子!“夏朵尔一下子又显得异常惊慌,她吃力的说:”千万不要告诉我丈夫,他爱我爱的如此之深,无论你们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答应的。他甚至会孤身一人来到你们这里,向你们投降,来换取我的自由,我求求你们。。。。。“她到底在想些什么?诗人想,她等于是在告诉我们必须要这么做,她是在撒谎吗?听起来不像,但她别有用心,这一点毫无疑问。博尔赫斯放声大笑,将夏朵尔重重摔在地上,诗人与黑翼连忙将她搀扶起来,食人巨妖将军说:”派人在城镇中宣布:我们已经抓到了夏朵尔女士,让巴拉那孤身一人来到我们军队前,如果他表现不错,我们可以考虑让这女人活命。从今天开始,我们每天都会用充满想象力的刑罚折磨她,直到她的丈夫来到这儿为止。“黑翼与诗人齐声说:”万万不可!“博尔赫斯打量着两人,用不耐的声音说:“你们胆敢抗命吗?黑翼,还有这位不知从何而来的人类妓·女!”黑翼急忙说:“我们不能鲁莽行事,她是魔蝠帝国的女皇,折磨她有违阿巴顿陛下的意志,更会侮辱整个联军的光荣,玷污这场神圣的战争。”史德利歌尔劝道:“巴拉那绝不会如此愚蠢,孤身一人前来面对千军万马。我们真正需要担心的是整个敌人疯狂的报复。我们万万不能做出如此偏激的举动,点燃整个魔蝠帝国,甚至是整个北境的怒火。”博尔赫斯皱了皱眉头,似乎在评估该如何处置眼前的两个阻碍者。过了很久,他叹了口气,说:“暂且先将她关押起来,喂她些残羹剩饭,我们之后再讨论如何处置她。”当她听到她不会受到酷刑时,夏朵尔的表情相当复杂,她既感到放松,又隐隐有些黯然,这女人始终让诗人捉摸不透。在黑雾之中,她根本稳操胜券,博尔赫斯这支如此庞大的军队需要大量的军粮,她只要躲在屏障之内,甚至不需要一兵一卒就能获得胜利。她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将自己的丈夫至不利的境地呢?她疯了吗?几分钟之后,博尔赫斯派几百个地精跑到克莱巴克四处宣传这件胜利,他们张贴海报,在广场宣讲,跑到黑雾的树林前大声嚷嚷,甚至有地精做出精巧的烟火,将夏朵尔的名字用烟花拼写了出来。诗人深深不安,却又无可奈何,他本想换下身上的女装,解除身上的法术,但博尔赫斯立即要召见他们两人,询问他们擅自行动的经过,于是这件事就被耽搁了下来。帐篷之中,博尔赫斯居高临下,目光中暗含奸猾,朝诗人上下扫视,说:“以人类的审美观而言,你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黑翼,她是什么人?”诗人用法术悄悄对黑翼说:“抵抗住他的心灵探测,就说我是你的女友,是史德利歌尔的妹妹。“黑翼欣喜万分,喊道:”他是我亲爱的女友,是我的未婚妻,也是史德利歌尔的妹妹。“他如此激动,几乎大嚷着说出这几句话的。博尔赫斯无法探测出黑翼的情绪,这异能只对弱小的生物有效果,他想了想,问诗人:“告诉我事情的经过,你们是如何潜入黑雾之中的。”诗人于是一五一十的将经历告诉了他,由于事关重大,他将巴拉那化身为吟游诗人,在克莱巴克现身的事情也告诉了博尔赫斯。当他正要说起夏朵尔怪异的举止时,博尔赫斯收到斥候的情报,他们发现在营地外大约一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缓缓走来的吟游诗人。一个笼罩在不详之中的吟游诗人。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本站网址:http://www..com,请多多支持本站!

衡阳牛皮癣专科
商洛癫痫病好的医院
中卫癫痫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