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金融

一个人的末班车

发布时间:2019-07-13 22:42:55

一个人的巴士,走走停停。窗外的风景不断的变换,彼此陌生的面孔,流于人海。昏色的天空,没有太阳,也不会有月亮和星星。陪伴我的有打湿玻璃窗的雨珠,有巴士上冷色的空调,有窗外竹树的倒影,有偶尔传来的巴士声。我在车上的一角,凝眸,看这雾珠爬上车窗,又缓缓的滑下。多少年少的时光就在这行走的巴士里落下了帷幕。

我不喜搭车。不过我却格外喜着搭末班车。人少,窗外也是一片暗夜的黑,却能给人一种格外的宁静。末班车,陪伴你到的旅程终点,永远也不必害怕错过。天色愈黑,手心愈是不自觉的篡紧那红色的票根,我们逃不过独身一人的巴士。

路过哪坐城市,我仰望的是哪座城市里的天空,篡紧的票根,有自己残余的温度。车厢里的音乐响起,某个过客用手机在放着歌,打发旅途的寂寞。淡淡的扯过一个会心的微笑,在我们所渴望的天空,是否真的会有彩虹。在路上。彼此路过。路过彼此。

窗外的雨下得很大,偶尔能见到的五颜六色的伞花,蓦地想起非主流的那句话今生我的雨伞很小,却只为你一人盛开。我以前很喜欢的蕾丝小伞,生了锈,就把它放在杂物柜里,一直舍不得扔掉。我不知道算不算怀旧,也许我只是想给我的记忆找一个依靠,有念可忆。

手捧乘务员倒的那杯茶,它似乎十分眷恋我掌心的温度,不想褪去余温。只是,我的掌心如此微凉,保护不好它。

车厢经过隧道,眼前暗黑的一片,耳边呼啸的风声,给人苍茫的感觉,带着点悲壮的意味。一瞬间仿佛突然明白,风也是无言的过客,笑看天上人间。也许我并没有风儿那么潇洒,对这个城市我还有那么多的依恋。每一次的旅途,离开的时候,我没有想着要回去,离开的途中,就已经在计算归家的时间。我深爱着那里的人。

从背包里抽出李枫的《燃烧的男孩》,翻开黑色封皮,刚好看到那一句序言,“大,小。美,丑。深,浅。成,败。非喜,即悲。只有两点,成长,不是越来越好,就是越来越坏。这世界上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只有两条路可走,那么,我的时间会步向光明,还是昏暗?”,不自觉,又把书合上。我的时间会歩向哪里。前方等待我的又是什么。我害怕,却不会在原地停留。毕竟,很少人会停留做卑微的等待,虽然也很少人能够回到初的原点。

天色越暗,窗外变得黑漆一片,模糊了窗外的世界。我看不到外面的城市,外面的高楼,外面的街道,这里亮着巴士内昏黄的灯光,偶尔也会有人滑动手机屏幕的荧光,我怔怔的看着光,静静的发着呆。

中医辨证治疗泌尿系结石成果如何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