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你在高原票数多引争议

2018-12-06 18:41:36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你在高原》票数多引争议

《你在高原》封面《天行者》封面《蛙》封面《推拿》封面  昨天,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布了本届5部获奖作品,张炜的《你在高原》、刘醒龙的《天行者》、莫言的《蛙》、毕飞宇的《推拿》、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获奖。票数的《你在高原》引发了的争议。  ■评奖结果  获奖作品均超45票  昨天下午1点20分,本届茅奖评奖办公室发出第8号公告,称评奖委员会昨天上午进行了第五轮投票,产生了5部获奖作品。它们分别是《你在高原》(张炜/58票)《天行者》(刘醒龙/56票)《蛙》(莫言/54票)《推拿》(毕飞宇/48票)《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45票)。  从投票结果来看,五部获奖作品与落选作品所得票数差距悬殊。五获奖作品票数都在45票以上。落选作品中,关仁山的《麦河》票数多,得到15票。其他落选作品皆在10票以下。  茅奖结果公布后,新浪微博启动“在五部获奖作品中,你喜欢那一部”投票活动。截至发稿时,有560多人参与投票,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以360多票,这一结果与茅奖结果相反——《一句顶一万句》在五部获奖作品中票数。其他四部作品票数比较平均,皆在100票以下。该投票活动将于一周后结束。  ■获奖者感言  刘醒龙感谢孟繁华鼓励  得知获奖后,张炜在接受采访时称,读者的信任非常重要,来自各方面的真诚鼓励也非常宝贵,但是作家心里要明白:一切都要经过时间的检验,以此,才能走好未来的道路。  刘醒龙说,《天行者》写出了放在他心里很长时间的东西,从内心上来说是对自己前半生的一个交代。  《天行者》获得56票,只有5位评委没有给它投票。刘醒龙说,文学评论家孟繁华没有把票投给《天行者》,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这不会影响他对孟繁华的敬意。  刘醒龙说:“上一届茅奖揭晓之夜,正好在济南开会。深夜,孟繁华拉我到外面喝酒,对我讲了一番可称为醍醐灌顶的话,我才下决心写《天行者》的。”  ■焦点  【未通读作品】  阅读不一定要字字过目  获奖结果公布后,票数的《你在高原》引发了的争议。《收获》杂志执行主编、作家、同济大学兼职教授程永新在获奖结果公布前就发布微博说,“张炜(《你在高原》)要得奖就滑稽了,因为全中国看过这部400多万字书的只一个人:责编。”本届茅奖评委盛子潮回复说:“至少有十几个评委通读过,大多数评委看过四五部(该书共10册),评奖期间我也看了其中的三部。”结果公布后,程永新再度质疑,《你在高原》只有十几个评委通读过,却得到58票(评委共61人),“这是褒奖作家的过往还是在评具体的作品?这是严肃的评奖吗?”  评委麦家表示,没有读完去投票的确不严肃,但他读完了。“《你在高原》进入前20之前,我看了6册。进了20之后,我觉得把它看完是我的,所以咬着牙用一天半的时间把它读完了。”  评委雷达认为不能机械地理解阅读,国外文学评奖评委把所有作品都一字一字读完也是不可能的。“阅读可以是精读、细读、浏览,不一定非得一字一字阅读。这样大体量的作品把握起来的确有难度,但不是不可以把握。评委们都有丰富的阅读经验,对它的文学艺术价值是可以做出考量的。”雷达同时也表示,张炜扎扎实实创作多年,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这也使得他人气很旺。  评委周大新说,普通读者如果没那么多时间,可以抽读其中几册,“即使只读几册,张炜的文字功夫和写作艺术你也能深刻地体会到。”  【投票方式】  实名制也有可能导致不公  本届茅奖次采取实名制投票。评委周大新和雷达都表示在评选过程中有压力和顾虑。周大新说:“参选的作家、评委大家都认识,但你只能在其中选五部,而且这些作品之间究竟差多少你很难讲,所以选择很困难。”周大新表示,从他个人体验来看,大家还都是秉承着对文学艺术性的理解和良心投票的,的结果他比较满意,“都是公认的好作品。”  雷达认为,采取实名制可能是因为近些年文学评奖公信力较低所致,读者对评委不信任,“评委会希望通过实名制来监督评委,以保证评选的公正。”  不过,雷达也同时表示,实名制与不记名投票那个更科学、权威还有待论证。在他看来,实名制也有可能导致评选的不公正,“文坛也不大,大家都认识,人情因素依然会起作用。”雷达说,从这次评选来看,大家都是从公心出发的,维护了文学的艺术性。  【莫言获奖】  这个奖他早就该得了  麦家认为,莫言获奖是本届亮点。“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莫言就在引领中国文学的进程,作品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他的多部作品入围过茅奖,但都擦肩而过。”麦家认为,莫言和中国作协的关系一直很正常,“不是特别甜蜜也不是有什么猫腻,却一直没得奖,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学的一个损失。茅奖欠莫言一个奖,他早就该得了。”麦家说,尽管《蛙》不是莫言的作品,但是与其他作品相比,是实至名归。他说:“茅奖终于向莫言还了这个债,我个人觉得很欣慰。当然,这也显示了茅奖的风度。”  ■评委释疑  我为什么没投它一票  麦家  在一轮投票时,麦家没有把票投给毕飞宇的《推拿》,而是投给了关仁山的《麦河》。  麦家解释说,依照他的经验,每届茅奖都会有一部主旋律作品。“《麦河》是一部的主旋律作品,是讲新农村建设的,非常贴近社会现实。所以,我把票投给了它。”麦家说,《推拿》也是他喜欢的作品,“但它不是我的‘第五喜欢’,而是‘第六喜欢’。在只能选5部的情况下,我与它失之交臂。”  周大新  周大新没有给毕飞宇的《推拿》投票,而是投给了邓一光的《我是我的神》。“《推拿》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但名额有限。《我是我的神》是描写军人的一部作品,非常。它对当下军人生活、军人价值进行了重新描写和挖掘。我们这些军人作家没有完成的,邓一光完成了。”  雷达  雷达没有给刘醒龙的《天行者》投票,而是投给了蒋子龙的《农民帝国》。雷达解释说:“《农民帝国》既表达了蒋子龙对农民性的思索,也表达了对国民性的思索,非常不错。我把票投给它,是在表达我对这部作品和这位作家的肯定和尊敬。”

棋牌游戏平台
防水USB连接器
铝单板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