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汽车

直达中国经济不确定性不多

发布时间:2020-08-15 11:13:16

中国经济不确定性不多

文/钟伟

每年我们都会用一个词汇来形容当年的经济运行,例如复杂,艰难、不确定之类。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经济在2012年并没有太多的不确定性,预计增长约8.5%以上,通胀约4%,外部的欧债和内部的房地产调整无碍大局。因此,中国经济无硬着陆之忧。IMF新近称,若欧债危机大规模爆发,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从8.2%下降至4.2%。此观点更是匪夷所思。

外部局势无太大的不确定性。其中,2012年美国经济增长预计约2.5%,略有通胀,经验上大选年美国经济通常表现良好。日本经济有增长有通缩,消费税改革虽一波三折,但应无大碍。欧元区陷入衰退应无意外,但和私人部门的债务危机不同,债务到期的时间和规模等可预见性强,突发违约概率较低。总体上2012年外部局势好于2011年。

外部局势对中国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外资外贸方面。中国外贸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球的增长状况。笔者估计,2012年中国外贸较2011年同比增速仍可维持在两位数,大大好于市场预期,人民币汇率也将保持强势稳定。从2011年11月至今,OECD经济体的资本市场已回升约20%,这也为稳定全球资本流动和中国资本市场提供了良好背景。

内部局势的不确定性更少。笔者认为,消费和投资能够分别给经济增长提供5个和4个百分点的增长,工业增加值的增速仍在12%以上,因此总体上中国经济增长仍高于市场预期的8%~8.5%。就投资而言,2011年,央企和京沪的投资增速都随调控明显停滞。这表明,如果今年投资真的发生超预期回落,仍有极大的应对余地。就消费而言,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工资线的持续增长和调整,使消费增长的基础十分坚实。从投资、消费和外贸看,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回顾东亚危机以来的数据,即便投资、消费和外贸都处于过去15年的较差水平,中国经济增速仍可维持在6%左右。因此几乎可以断言,所谓中国经济今年可能下滑到4%的设想不成立。

至于通胀,尽管市场普遍预期今年通胀水平为3%~3.5%,但今年外部以能源为首的大宗商品趋势不明朗,内部新涨价因素多,发展改革委推出的价格改革方案多。这种复杂局面可能使全年通胀高于普遍预期。

内部经济有何不确定性因素?大体有四:一是换届因素、二是房地产走势、三是地方债务压力、四是利率市场化。笔者认为,这四个因素不足为虑。,数据表明,中国经济增长,和五年规划的交替、换届关联比较弱,但和东亚危机、加入WTO、次贷危机等外部冲击有明显的关联效应。第二,尽管地方财政吃紧,但鲜有地方将2012年的增长目标设定在两位数以下,显示出地方财政收支压力是结构性的,整体上仍有强大的增长自信或冲动。第三,2012年银行业利润增长仍可维持在25%以上的同比增长,利率市场化是影响中国金融体系的中长期因素,其牵涉的不仅是实体和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很大程度上也是以损害净储蓄者利益来补贴净投资者和金融体系效率的模式的弱化甚至瓦解,2012年内尚难成为不确定因素。

中国房地产何去何从?从中长期看,中国货币化、城市化和人口迁移进程虽然有所放缓,但仍强劲。每年数千万的新城镇人口和约1.5%~2%的住房改善更新需求,决定了在中长期内,市场仍有500万~800万套住宅的刚性需求。从短期看,2011年中国房地产的业绩是仅次于2010年的历史第二好,房地产销售面积和金额同比均平稳上升约12%。行业资金来源(8.3万亿元)仍然大于投资额(6.2万亿元)和销售额(5.9万亿元),房地产市场存在的压力在于价格调整和去库存化。过去10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和房地产投资增速的关联也较弱,因此中国房地产的韧性可能超出了市场预期,泡沫程度则可能有所高估。总体上,2011年房地产四个季度的表现为好-好-平-差,2012年则可能是差-平-平-好,行业硬着陆进而拖累经济增长硬着陆的可能性不太。

综上所述,笔者的结论是:2012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部不确定性因素不多,外部局势好于2011年;内部局势处于引而不发的稳健,且调控有很大的余地;全年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可能双双高于市场预期,宏观调控明显转向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均不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签署共同声明。声明说大。

作者系本刊副主编,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教授

藤黄健骨丸
藤黄健骨丸
藤黄健骨丸
什么是老年性阴道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