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网络

都是拍电影电视的为何是横店五朵金花闯进了

发布时间:2019-03-28 20:14:38

2016年6月24日,股转系统(即新三板)正式公布了创新层公司名单,共有953家入围。其中传媒类234家,占创新层挂牌企业总数的8.66%,仅次于计算机应用。

在234家传媒类企业中,属于“广播、电视、电影和影视录音制作业”(行业代码R8630)的有15家。看注册地址,北京6家、上海2家、武汉、杭州各1家,浙江东阳市横店独占5家,注册地全部为“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

横店“五朵金花”

新三板创新层中的五家东阳籍企业是青雨传媒(832698)、中广影视(834641)、顶峰影业(832927)、新媒诚品(834522)和元一传媒(835452)。五家企业的注册地址都是“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不仅是同乡还是邻居#

青雨传媒号称“新三板”影视股,虎嗅7月7日已做了介绍。青雨传媒率先登上新三板,有姜伟、孙红雷等明星“加持”,近期又与湖南卫视、乐视闹上法庭,因而关注度超过许多新三板创新层公司。

而总股本达1.68亿的中广影视,收盘价为9.68元/股,市值达16.26亿,力压青雨传媒,但营收、利润还与青雨传媒有一定距离。

知名度不及青雨传媒的新媒诚品,市值高达19.86亿,位列“五朵金花”之首,有些出人意料。

(单位:百万元、元、百万元)

顶峰影业挂牌以来尚无交易,但在2016年4月27日发行164万新股,总股本达到2673.2万股。此次发行新股单价为31元/股,募集资金5084万元。据此计算,顶峰影业市值达8.29亿。在“五朵金花”中暂列第三。

市值4亿的元一传媒排在了。

由于运营时日短且规模尚小,一部电视剧火了就可能让其中的某家赚个盆满钵满,因此现在的市值排名是暂时的。

为什么在横店?

横店影视城位于浙江省金华市东阳横店镇,距杭州、温州各180公里,处于江、浙、沪、闽、赣四小时交通旅游经济圈内。

1996年,为配合《鸦片战争》拍摄在横店镇兴建了个影视拍摄基地——广州街景区。此后横店集团陆续投入30亿兴建了秦王宫(1997年)、香港街(1998年)、江南水乡(1999年)、明清宫苑、清明上河图、华夏文化园、明清民居、梦幻谷等十多个景区。

为吸引海内外剧组,横店影视城所有场景对影视拍摄免收场租并提供制景、道具、服装、化妆、车辆、设备租赁、群众演员等配套服务。过去拍摄影视剧,动辄要组建数百人的剧组。到横店拍戏,导演等几位主创过来就可以,可以“拿着本子来,带着片子去”。

许多影视作品中,剧情发生的场景时空跨度很大,比如说有南方有北方,有城镇有战场。数百人的剧组转战于不同的拍摄场景称为“转场”,是耗时、费力、花钱的庞大“系统工程”。在横店拍戏几乎不存在转场困难,拍拍屁股就可以。

全国各地上规模的影视城超过100家,能够盈利的却很少,七成以上亏损、两成勉强维持。每天收几千元场地费的影视城活得艰难,实施“零场租”的横店不仅吸引来剧组还带动了旅游和就业。

横店集团投资建设星级宾馆、旅游服务中心、购物中心等项目,不断提高接待能力。到2012年,接待游客约1200万人次。

经过近20年建设,横店已经成为全球规模的影视拍摄基地。总面积超过30平方公里,核心区面积约20平方公里。

在新疆、青海、内蒙,30平方公里算不了什么,但在两江这样的富庶地区再找这么一大片土地几乎没有可能。

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值得注意的是,这五家新兴的影视制作公司虽然都来自东阳横店,它们的商业模式却并不雷同。

1. 青雨传媒高举高打

五家当中实力强的是青雨传媒,重金购买剧本、投资拍摄、名导名演员担纲、一线卫视首播出。隐然有“准一线”的影视制作机构的派头。

如虎嗅7月7日文章所述,青雨传媒早在2011年就实施了全员持股,导演姜伟、演员罗海娟成为股东。2014年8月,孙红雷掏355.5万真金白银入伙。青雨传媒这招颇似早年华谊用股票“绑定”冯小刚、李冰冰等名导、名演员。

2015年12月取得发行许可证的《猎场》,由姜伟执导,胡歌、孙红雷、张嘉译等出演。未开播前已经获得一定关注。

由络同名小说改编的现代都市剧《如果可以这样爱》,由王雷执导,佟大为、刘诗诗、保剑锋等人联袂主演。

海飞编剧、郑大圣导演的《代号》、《潜伏》和《借枪》构成青雨传媒的“谍战三部曲”。抗战剧《热血》报告期内在电视台播出,并于2016 年3 月11 日实现上星播出。

2009年,青雨传媒凭《潜伏》一炮而红,起点相当高。但随后的资本运营却一波三折,收入亦徘徊不前(2014年、2015年营收分别为1.86亿和1.76亿),净利润未能满足对投资人的承诺(2014年、2015年净利润分别4070万和4640万)。

挂牌新三板并进入创新层对外有益于提高品牌形象,对内则可提振士气。上述几部值得期待的“大戏”或许能让青雨传媒迎来“第二春”。

2. 玩资本的中广影视

中广影视成立于2011年5月,注册资金300万元,全部由“中广基经影视文化传播”出资。2014年8月,中广影视大股东拟增资到1000万,并办理了工商登记变更。2014年12月17日,中广基经将796万出资额转让给万荣等6位自然人。实际控制人从幕后走到台前,认缴466万,但只实缴了300万元。中广基经的状态变为“认缴204万元,实缴0元”。

两周后的12月30日,中广基经持有204万出资额中的52万转让给“东海投资”、“上海杉盟”、“无锡耘杉”等三家投资机构,套现2080万元。将71.42万出资额原价转给3位自然人。同时,上述三家投资机构及自然人江斌合对中广影视进行了增资,诸位合共出资2120万元,获得4.7%股权,投后估值达4.5亿。

2015年5月,外部投资者以外的股东才按1元/股缴纳了出资。另外,12位投资者按57.18元/股认购209.8636万新股,合共投入1.2亿。与此同时,中广基经及多位自然人股东按照单价57.18元/股出让了名下全部或部分出资额,套现9226.55万元。

2015年7月,中广影视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68亿。两个月前以57.18元/股“入伙”的投资人,持股成本为4.286元/股。

从2014年12月到2015年7月,外部投资者合共付出2.54亿,其中1.13亿为旧股东套现;实收资本从300万元增到1.68亿;估值亦从4.5亿增到7.2亿。

2016年2月,中广影视以4.76元/股发行5179.5万新股,募集2.46亿。总股本接近2.2亿,创始人万荣持股比例下降至28.29%。按新股发行价,中广影视市值突破10亿。

与资本运营领域的攻城略地相比,中广影视的业绩略显平淡。2015年,《杀手锏》(受抗战剧排期影响)、《打虎上山》、《爱的妇产科2》、《一战》四部电视剧及剧《囧先生与校花》合共创收1.32亿。这些电视剧表现平平,中广影视亦自承“与一线实力卫视合作不足。”

由于融资能力出众,中广影视在IP购买方面频频出手:向《花千骨》作者江晨舟(笔名“果果”)支付480.95万购买新作《星海蔷薇》的电视剧及电影改编摄制权;支付369万与《亮剑》小说作者都梁签下IP授权,《亮剑-雷霆战将》、《亮剑-未来战士》、《亮剑-星空大战》将陆续开拍。

3. 顶峰影业“金牌制作人”的独角戏

青雨传媒、中广影视为了“聚人”、“聚财”股权已经比较分散,而顶峰影业却保持着一股独大。

公开资料显示:1963年出生的刘春丽在1993年10月到2001年10月间担任沈阳中大广告公司总经理;2001年11月至2010年8月任北京金视映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主导制作、发行了《家产》、《新上门女婿》、《结婚前规则》等一批登上卫视黄金档的剧目,为自己赢得“金牌制作人”名号。

2012年8月,刘春丽召集旧部创立华乐盛视影视制作公司(顶峰影业的前身)。值得注意的是刘春丽和儿子刘墨子分别持有公司90%和10%股权。2014年10月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1月更名为顶峰影业。

2015年6月,职工持股公司平台——西那资本对顶峰影业增资288万,取得10.33%股权,

都是拍电影电视的为何是横店五朵金花闯进了

对应估值为2788万元。持有西那资本60.172%权益的刘春丽间接拥有顶峰影业6.216%股权。直至挂牌新三板,刘春丽母子直接、间接持股顶峰影业95.886%!

创业公司股权高度集中不一定是坏事,在顶峰影业,刘春丽可以完全彻底地按自己的意志施为,不会有任何掣肘。

2015年财报披露,顶峰影业已完成东方卫视定制剧《好妻子》的拍摄,正在后期制作,这是一部韩风都市宫斗剧。《熹妃传》正在剧本创作,预计2017年初开机;《武林高校》、《宠物公寓》等剧已启动。

为冲新三板创新层,顶峰影视在2015年大力开展电视剧买断发行业务。即借助自己的渠道、人脉和业务伙伴为别人发行电视剧,还要垫资(电视台结账晚)。此种业务模式也称为“转销”,毛利润率比较低。好在宣传、推广主要由合作方负责,顶峰影视销售费用负担较轻。

4. 新媒诚品电视剧、综艺通吃

2012年5月,尹香今、贾杰凡共同组建了东阳新媒有限公司(贾杰凡是尹香今丈夫的姐姐),注册资金300万元。

2015年5月,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总股本1000万元,尹香今、贾杰凡分别持有90%和10%。

2015年6月,新媒诚品进行了首轮融资。2家法人23位自然人合共投资5222.9万元获得15.76%股权,投后估值约为3.3亿。

2015年10月,新媒诚品实施了1.12亿公积转增股本方案(每10股转增90股),总股本增至1.187亿。

2016年1月,新媒诚品发行543.77万新股,单价13.5元,共募集资金7340.95万元,总股本增至1.2414亿,投后市值达16.76亿。

新媒诚品,也是一股独大,只不过没有顶峰影业那么夸张。挂牌前,创始人尹香今持有总股本的75.82%。其余股票由2名法人股东和25位背景各异的自然人持有。

除了电视剧投资、制作、发行业务,综艺节目的研发、制作是新媒诚品的特色。

2015年1月播出的都市情感剧《如果爱可以重来》 ,由黄伟杰执导,戴娇倩、温升豪、蔡妍、李廷镇、寇振海等中韩明星共同演绎。2015年7月,由高希希执导,张鲁一、何润东、叶璇、陶昕然、印小天主演的抗战剧《马上天下》在卫视频道播出。

2015年期间,新媒诚品还从《白刃》 、 《凤霸九天》 、《左不过高冷罢了》等小说的原作者获得IP授权。

2016年3月登上江苏卫视的“新概念音乐推理节目”《看见你的声音》,则是新媒诚品从韩国引进版权再进行“二次研发”的成果。

2015年,新媒诚品营收、净利润分别为1.275亿元和3721.9万元,净利润率高达29.2%。

卫视综艺栏目的影响力和想象空间大于电视剧,所以财报数据并不出众的新媒诚品市值接近20亿。

5. 元一传媒多管齐下凑营收

在影视摄制中,“操盘者”是“执行制片方”,负责剧组的组建、具体拍摄、资金管理及成本核算,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有限合伙公司中的普通合伙人(GP)。

参与“联合摄制”的“非执行制片方”,相当于有限合伙人(LP)。它们提供部分拍摄资金,按约定获得相应投资收益(包括版权)。非执行制片方还会向剧组派出“投资方代表”、“监制”、“财务专员”等人员,说白了就是看“钱怎么花”、“活怎么干”。

“联合摄制”图的不仅是投资收益,而是入门的机会。在监督别人拍戏的过程中学习怎么拍戏,同时积累各方面的人脉,为担任“执行制片”做铺垫。

2015年,元一传媒担任非执行制片拍摄了《邮差》、《前任 2:备胎反击战》、《与你同行》及《弥天之谎》等电视剧。摄制分成收入 4693.9万元,同比增长68.86%。同期,元一伟传媒担任执行制片的影视剧《我们这一代》、《我不是精英》、《浴火》、《废柴舅舅》等。

作为非执行制片方,元一传媒还为剧组带来植入广告收入。可供植入的品牌包括:浦发银行、伊利、克莱斯勒、北京现代、农夫山泉、欧珀莱、碧生源、可比可咖啡、皇冠丹麦曲奇、蘑菇街等。在报告期内,元一传媒已经与其中一些品牌进行了合作。

元一传媒还提供影视后期制作外包服务,2015年此项收入1863.2万元,占比27.33%。

2015年,元一传媒还担任电视剧《猎场》的广告代理,为电影《怦然心动》提供广告植入。

元一传媒甚至做起了“高利贷”。2015年8月,元一传媒向广州市觅奇络科技提供11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5年9月7日至2017年8月29日,年复合利率 20%。

这样七拼八凑,2015年营收达到6820万元,同比增长154.94%,元一传媒借此进入新三板创新层。

中小影视制作机构面对的机遇和持挑战

过去的影视作品,看一眼就知道剧组是否财大气粗。内景、外景、服装、道具……小剧组无法望大剧组项背。

在横店生态中,影视作品的拍摄在资金、场地、技术等各方面的门槛大大降低。特别是在电视剧领域,大公司的优势被削弱,“五朵金花”们得以脱颖而出。

横店在十多年为影视制作机构服务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一整套完善的体系。

2004年横店被国家广电总局批准为中国的影视产业发展基地并授权浙江省广电局组建影视审查机构,可以在横店就地审片。

中小影视制作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产生私募融资乃至上市需求。不论是为取得外部投资者信任还是满足监管要求,尽职调查是不可或缺的“体检”。由于涉及20多个政府部门,尽职调查经常一做就是几十天,甚至一两个月。横店影视影视实验区的服务中心提供“陪同代办服务”,两个工作日就可完成与政府部门相关的尽职内容。

一句话,横店已成为中小影视制作机构的天堂。马云的愿景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徐文荣想的是“让天下没有难拍的戏”。但天堂里也存在诸多危机。

到2015年末,持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认可证》的正规制作机构已经超7000家。物以希为贵的反面是“以多为贱”,在原本就强势而且“寡头”的电视台面前更加没有议价能力。因此,与影视剧拍摄、发行相关的诸多风险则由“弱势群体承担”。

是有可能会“种瓜得豆”。影视剧是“非标产品”,即便由名导、名演员拍摄、业内一致看好的剧本,却不一定能种瓜得瓜。再者,影视产品能否热播还与播出期间的社会、文化环境高度相关,事先亦无法预测。这些风险与电视台毫不相干,多数情况下,卫视台只有在看到样片并签约后才会付“定金”。

第二是资金风险。尽管横店为影视剧制作提供了方便,但主创人员片酬的上涨幅度却是难以想象的,有业内人士戏称整个行业都在为一、二十个演名角的打工,而且这些角还演技平平。当影视制作成为“资金密集型”产业时,资金压力主要由拍摄机构承担:从启动投资到完成拍摄,采购(包括劳务)一般以现金方式支付。而全部款项要在电视剧播完之后才能陆续“回笼”,整个周期动辄一、两年。

第三是政策风险。从剧本审查、拍摄制作到发行销售都受严格监管。剧本备案审查没过也罢了,多是赔了向作者购买剧本的费用。如果拍完后未通过审查,被禁止发行,就亏大了。中小制作机构根本无力承担,大概率会被清盘。为什么抗日剧那么多?一是有观众,二是审批容易通过。

除高风险之外,中小制作机构还面临巨头们对资源的争夺。

对横店生态环境感兴趣的不仅是中小制作机构,2015年,阿里影业在东阳投资5000万元、天健娱乐投资5000万元、博明盛世投资5000万元、华世星河投资5000万元、喜乐投资5000万元,而华谊兄弟()的注册地址为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C……巨头亦纷至沓来必将挤占有限的资源,恶化中小制作机构的生存环境。#没有什么资源是无限的#

总之,拍摄影视作品充满了艰辛和风险,每一朵“金花”背后都有数十朵“残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