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网络

丁香青春潘安的传说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44:45

潘安在怀县(今武陟县)当了六年(公元283—289年)县令,深受百姓爱戴,给武陟县民间留下了很多动人的传说。    一、巧计免皇粮  晋太康四年(公元283年),怀县的原任县令因连续三年超额完成皇粮上解而荣升一级,成了县令的顶头上司。潘安则从任职四年的孟县调到怀县,担任了怀县的县令。潘安一到怀县上任,就发现县衙大堂之上满墙都是上司和朝廷颁发的嘉奖,各种簿册上银足粮丰,连年盈余,不由得喜上眉梢;但实际查对起来,才知道官府的银库和粮仓空空如也,比响晴的天空还要干净。他不耻下问,探问究竟。知情人透露说,怀县本来地廋民贫,收成不好;但县令好大喜功,只求升迁,为了多出政绩,就不管百姓死活,谎报丰年,加倍征粮,横征暴敛,不足之数,就以空数抵充。潘安听了此话,更加忧心忡忡。他微服出衙,深入乡村,访贫问苦,看到民有饥色,糠菜度日,食不果腹,叫苦连天,禁不住也流下了辛酸的眼泪。  正在这时,因为怀县上报的存粮数量巨大,朝廷又给怀县下达了调粮进京的命令。这一下让潘安犯了大难,再一次向全县百姓摊派吧,实在不忍心残害百姓;不向百姓摊派吧,无粮往京城调运,违抗了圣命,县令要犯死罪;自己如实上报真情吧,也不可行,不等真情报到朝廷,顶头上司就会暗地要了他的性命。自己丢命还是小事,再换一个县令来,也难免不向百姓摊派皇粮,更使百姓雪上加霜;自己不说真情吧,无粮可调,也是冤死性命一条。潘安虽然才华超众,足智多谋,遇到了这样的难题,也是思来想去,一筹莫展。他在书案上大大地写了个“粮”字,两眼直瞪瞪地盯着不动,绞尽了脑汁。  潘安的夫人杨氏心疼丈夫愁眉不展,就给他端来了一杯热茶放到了书案之上,没料到潘安心不耐烦,一失手弄得杯翻水倒,把那个“粮”字淹了个一塌糊涂。杨氏埋怨他说:“用水一淹,你写的字就没有了。”潘安一听这话,马上高兴得蹦了起来,狂喜大叫:“好计好计,水一淹就没有了!”他立即研墨挥毫,向朝廷书写呈文,文中有“蒙圣上福泽,怀县仓廪丰足;然水火无情,怀县偏遭水灾,存粮已赈灾民,百姓齐颂圣恩”等语。他派出快马,飞报洛阳。  潘安的呈文送到了京都洛阳,朝廷对此半信半疑,就委派钦差大臣来到怀县核验实情。潘安得知钦差大臣贪酒好色,就将他安置在豪宅花园之内,低声下气,殷勤供奉,晨昏两叩首,一日三问安。还投其所好,将怀县特产名酒“沁河玉液”源源不断地运到园中,供钦差畅饮;又将色艺双全的妙龄歌伎送到园中,陪伴钦差歌舞消遣。直弄得钦差大臣整日整夜沉醉在温柔乡里,晕晕糊糊,乐不思蜀。  忽一日酒宴中,钦差大臣对潘安说:“圣命难违,总得实地查看一番。”潘安再三劝阻不过,就对钦差说:“今天已晚,但等明日。”  当天晚上,潘安紧锣密鼓,预作安排。他首先给县衙的轿夫全部放了假,接着物色了一批身强力壮的贫穷乡民来充当轿夫,然后对这些轿夫进行了严格的培训。潘安对这些轿夫说:“钦差明日核验水灾,若勘察属实,则不再向百姓征粮,请诸位听从本县号令,为全县百姓造福。”众轿夫感激县太爷潘安为自己这些穷苦农夫谋利,皆躬身拜谢,诺诺连声,人人想妙法,个个献巧计,编排情节,反复预演,直至潘安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一直拖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潘安才恭请喝得醉醺醺的钦差大臣坐进了轿子。在潘安的指挥下,众轿夫快步如飞,霎那间把轿子抬到了沁河岸边。潘安唤醒了钦差,手指着波涛汹涌的河水,问钦差水势如何?钦差语无伦次地说:“不,不,不大。”潘安给轿夫使了个眼色,轿子就在河边团团转了起来。潘安刚等轿子停稳,就手指着满滩的芦花又问钦差,这里的水灾大不大?钦差晕头转向,醉眼朦胧,依稀望见风吹芦花,当作白浪滔滔,就说:“水势虽高过人,但没高过树,还不算水灾。”潘安急了,狠了狠心,就给轿夫打了个手势,众轿夫就将轿子径直抬到了沁河当中。潘安手掌一按,轿子就往下沉,潘安手掌一抬,轿子就往上升。钦差大臣刚开始还“啊不吃,啊不吃”地在水中乱闹腾,到后来被淹得神志昏迷,没了喊声。潘安这才吩咐众人把钦差大臣抬回县衙进行急救。  钦差大臣被救得清醒了过来,看见潘安精心伺候在病床前,满头大汗,浑身湿透,正在为自己的安危尽心竭力,不禁流出泪来,衷心感谢说:“老夫不听贵县再三劝谏,方有今日之祸。多亏贵县搭救,日后定然不忘你的好处。”潘安伏地不起答道:“为了怀县百姓,下官陷大人于水火,幸蒙宽容,诚惶诚恐。大人忠诚圣命,赴汤蹈火,不顾生死,视察水灾,堪为百官楷模,怀县百姓要上‘万民折’,为大人请求朝廷褒奖。”钦差大臣顿时笑逐颜开,心有余悸地说道:“多谢怀县美意。怀县水灾真大,真大!”  钦差大臣带着怀县百姓的“万民伞”和满满一车“沁河玉液”名酒回朝复命,这趟怀县之行使他名利双收。潘安也靠着钦差大臣的实查结论一笔勾销了怀县的亏空,还为怀县百姓免去了一年的皇粮征收。    二、智取运粮船  虽然潘安用巧计为怀县免去了一年的皇粮征收,但怀县仍然没有解决缺粮的难题。一到第二年春天,就有很多贫穷人家吃了上顿没下顿,搁锅无啥下。苦熬到了青黄不接的关口,饿死的人不断出现,逃荒要饭的老百姓更是比比皆是。潘安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就多次向上司呈文,请求拨粮赈灾。而上司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总是答复得非常好听,就是不把赈灾粮调给怀县。潘安为了解救燃眉之急,就带头发动有粮之人捐献口粮抢救饥民,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潘安只好和灾民同苦共难,每日用树叶和野菜充饥。  有一天,县令潘安青衣小帽,㧟着大荆篮;夫人杨氏荆钗布裙,手拿剜菜铲。夫妻俩相伴走到城北十几里外的运粮河边采挖野菜。只见田野荒芜,树木光秃,柳叶被捋净,榆皮被剥光,能吃的野菜也被搜刮得难以寻觅。夫妻俩连连叹气,像大海寻针一样到处细瞅。潘安发现了一棵刺牙菜,不顾扎手,小心翼翼地连根拔了出来。杨氏铲了两棵黄黄苗,哼着小曲,如得珍宝。潘安拔了半把狗儿秧,念念有词,表功不已。杨氏深挖了一小片茅草,把几条白嫩的草根喂到了夫君的嘴里,潘安慢嚼细品,甜滋滋,香津津,一直美到了心窝里。夫妻俩虽然在野外日晒风吹,灰尘满面,倒也夫唱妇随,苦中有乐。两个人辛苦了一晌,只采挖了小半篮野菜,都累得满头大汗。杨氏心疼地为夫君擦去额上的汗珠,拉着他坐到了运粮河边的一个高岗上歇息。杨氏依偎在夫君的身边,手指着行驶在河里的官军运粮船队,撒娇地戏说:“你若能把船上的粮包搬上岸来,咱们就不用再挖野菜了。”潘安却一本正经地回答:“是呀,是呀,若是能把船上的粮食都留下来,整个怀县的老百姓就有救了。”  采挖野菜归来,潘安愁得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一闭上眼,运粮船上的粮包就在眼前晃来晃去,团团乱转。他狠拍自己发疼的脑袋,下决心要找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来,一个一个方案诞生,又一个一个方案否定,一直思考到雄鸡报晓,他才算完成了自己的周密策划。  第二天一大早,潘安揉了揉布满血丝的双眼,在县衙前贴了一张大幅告示。告示上主要内容是:“明日起举办全县青年才艺大赛,获得前三名者各赏粮一石、九斗、八斗,入围前二十名者皆赏粮五斗。”值此粮比珠贵的时节,这个告示发生了非凡的吸引力,到县衙报名参赛者成群结队,络绎不绝。很多官吏和百姓对此迷惑不解。有的人暗地埋怨说:“人都快饿死了,还搞这个花架子,恐怕县太爷的脑袋进水了。”有的人私下大骂:“这真是奈何桥上跳舞,断头台上唱歌,饿死鬼卖笑,死皮不要脸!”不管如何咒骂,也挡不住大赛按期举行。县衙前戏台髙搭,锣鼓喧天。靓女、帅男、美妇、壮汉轮番登场,竞相献艺;歌舞、戏曲、口技、杂耍琳琅满目,流派纷呈。潘安从中选出了二十名入围高手。  潘安暗中派人打探,获得了有一批军粮船要从怀县境内通过的准确日子,就把这一天定为第二轮前三名决赛的日期,并发布公告,将决赛的地点迁移到了三县交界的运粮河码头,声明凡到场观赏的怀县百姓均有礼物相赠。  运粮河是当时运输的大动脉,也是怀县北部的边界,北岸与两个县相邻,南岸属怀县境内,有一个非常繁华的船运码头,酒馆、饭铺、车马、客店一应俱全,平日里人来客往,车水马龙,十分热闹。到了决赛这天,更是人山人海,拥挤不动。决赛的高台面对着运粮河水,锣鼓铿锵,管弦悠扬,台前场地广阔,观众挤得满满当当。恰逢官军运粮船队通过的时候,台上的演出更是钩心摄魄,扣人心弦。船上的官兵不由得停下了船儿,齐齐朝台上望去,个个看得如痴如醉,不忍离去。带队主事的押运官在部下的再三要求下,只好同意停船靠岸,留下几个哨兵看守,其他官兵可以放假看戏。这些官兵上得岸来,除了看戏,遇上酒馆,岂能不喝几杯,都是听着音乐,饮着美酒,过上了云里雾里的神仙日子。留守的几个哨兵眼馋岸上的官兵饮酒取乐,也不甘寂寞,招呼酒保上船送酒送菜,个个也喝得酩酊大醉。歌舞演到夜暮时分,有个哨兵醉眼朦胧,船头小解,突然发现船儿只只都是悠悠进水,慢慢下沉,吓得大喊起来,运粮官兵全都惊慌失措,赶紧往岸上抢运个人财物和随身物品。正在这个紧急关头,怀县县令潘安指令县尉带领一大批怀县的兵快丁壮,团团围住案发现场,反复搜查,未见任何肇事凶手。押运官为了减轻罪责,苦苦哀求县令潘安抢救船上的军粮。潘安再三推辞不过,只好下令所有在场的看戏观众一律参加搬运。在兵丁的严密监视下,不大一会儿,不管是船上的,还是水里的,全部的粮包都被观众们抢运到了河岸上。这时的押运官吓得还没有回过神来,心甘情愿听从潘县令安排。潘安先让入围的前三名和前二十名选手得到了规定的赏粮,又给每个参与搬运粮包的观众发粮十斤,把两个布告的承诺全部兑了现。潘安对心神不定的押运官说:“值此饥荒时节,野外存粮,难保安全,水淹之粮,不能装船。不如就近运到官仓倒包整晒,然后再做计议。”押运官一听言之有理,连连点头称是。于是潘安就立即安排车马,连夜将所有粮包就近运入了官仓。  过了两天,押运官督令运粮官兵修好了粮船,就赶忙来到怀县县衙拜见县令潘安,要求将原粮返还并协助运到船上。潘安满脸堆笑,连说别慌别慌,双手奉茶,请入上座,盛情款待,待如贵宾。押运官酒足饭饱之后,潘安笑嘻嘻地向他递过来了一纸公文,他只见公文上写道:“军粮运经三县交界,不料船漏粮沉,淹没于水中。怀县县尉带领兵快丁壮,及时赶到破案,反复搜查未果,疑为敌军奸细暗中破坏所为。怀县县令闻讯赶到善后,当机立断,组织怀县百姓抢救水淹之粮就近运入官仓。然而水泡粮胀,生热发霉,不能再充军粮。怀县为使军粮不损,有益军需,只好委屈地方,将霉变之粮即刻作为赈灾之粮下发灾民,甘愿将朝廷原拟调拨怀县之上好赈粮如数挪作军粮。”押运官看了,满头冷汗,忐忑不安。潘安微微一笑说道:“将军是如实上报、准备砍头呢还是天衣无缝、皆大欢喜呢,何去何从,悉听尊便。”押运官思来想去,终还是觉得潘安此法可行,只好乖乖听从了潘安的指点,在那个公文上也签了自己的大名,军地两方同时联名上奏朝廷。  这份公文到了京都洛阳,朝廷上下传看了一遍,都觉得无懈可击,言之有理,于是就按照潘安的提议批复了此事。二十多条船、五十多万斤的救命粮就这样留到了怀县,帮助怀县百姓度过了难熬的饥荒。    三、举办教化院  潘安在怀县(今武陟县)当县令时,有一次下乡巡视坐轿归来,路过县城西门外柏树森森的老坟岗时,发现有一个年轻女子正要在一棵歪脖树上悬吊自尽,他赶紧让轿夫落轿去救。年轻女子被救下后,潘安近前询问道:“你这女子家居哪里,叫何姓名,为何要自寻绝路?”年轻女子哭啼啼地说:“娘家姓康,乳名玉娥,两年前嫁与城西三里的李家庄李勇刚为妻。自己木讷老实,不善言语。婆母嫌没成色,百般挑剔。丈夫脾气暴躁,打骂不休。自己感到没有过头,因此来自寻短见。”  潘安听了,十分同情,就叫玉娥坐轿,自己骑马,领着玉娥到了后衙,交与妻子杨氏好生解劝。在杨氏夫人的耐心开导下,过了两日,玉娥打消了轻生的念头,一时不敢回家,就在后衙住了下来。杨夫人喜得女伴,二人相处非常融洽,以姐妹相称,无话不谈,渐渐发现,玉娥本身也有一些毛病,别人问话,她反应迟钝,做起事来,丢三落四,缺乏条理。由此看来,家庭不和睦,一个巴掌拍不响,也不能全怨婆母和丈夫,玉娥也极需改正自己的缺点与错误。杨夫人就苦口婆心地教玉娥如何笑对老人,恭敬应答,如何做事有条有理,博得婆母欢心。如何审时度势,以柔克刚,讨得丈夫喜欢。玉娥悟性很高,大有长进。 共 15968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常见的饮食偏方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