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育儿

如云净域杯雪笛传说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8:22

一  群山之巅,风清云淡。上官雪素白轻盈,云袖翩翩,像一只白蝶般,飘飘洒洒地,飞到了海中间的碧岛上。  她桃腮浅笑,美若流云。此刻,金黄色的阳光从慵懒的云朵中丝线般地投射下来,她全身霞光万丈,七彩流金。岛上那棵盘虬卧龙般的古树,静静地伫立在天地间,那巨大无比的伞盖,仿佛从远古而来。风儿轻轻摇动着它用藤条和鲜花编织的秋千,伴着金色的落叶飞旋,发出老旧的咯吱声,回荡在这苍茫的时空间。  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却又仿佛刚开始。  上官雪轻移莲步,缓缓地坐上了秋千。就在她双手紧紧握住两边藤条的时候,那棵大树躯干的正中间,随着一道亮光划过,一扇大门徐徐而开。和着秋千的惯性,上官雪被轻轻地,优雅地,送进了那棵大树的腹中。    二  “雪儿,你总算回来了!”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直入雪儿肺腑。  四周碧草仙风,花香楚楚。古香古色的木屋,形态各异的木椅,一个等边三角形的木桌上,一壶热腾腾的茶正冒着清香,三个木质纹理极为上乘的木杯,呈三角形,摆放在木桌上。  这奇妙的世界里,谁,正在等谁?谁是归者,谁又将离去?  雪儿双膝跪地,双手伏地,一声:“师父......”便早已梨花带雨,泣不成声。待她抬头之时,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早已坐在了那三角木桌旁,慈眉善目地看着她。  “师父,师兄此去人间,已经磨砺七余载,受尽人间疾苦,求您老人家,让他回来吧!”  “雪儿,你师兄独孤笛已经经历了整整八十难,再有一难,便可功德圆满,修成正果。可他偏偏贪恋红尘,爱上不该爱的人,一切皆有定数,为师也帮他不得。”  “师父,雪儿愿替师兄受过!此行我去人间,看人间笙歌燕舞,一片繁华。常言说饱则思淫欲,酒足饭饱的权贵们,奢华无度,三妻四妾;貌美浮华的女人们,花天酒地,争当小三,以此为乐。而那些贫苦人家,则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师兄,便是受那种歪风邪气所侵染,才被那妖娆妩媚的九尾狐,魅惑了双眼,难逃一劫!”  “雪儿,人间正道是沧桑,福祸到头终有报。凡间妖气甚重,北旱南涝,经济低迷,此乃大浪淘沙,惜福诚信者将崛起,作恶造假者将会沦入地狱,万劫不复,善恶自有天意。你可想好了,你若帮了师兄,你这五百年的修行也当被你师兄拥有,你将从零开始,去人间做一名普通女子,节衣素食,相夫教子,百年后,方可与为师相会......”  雪儿泪如雨下,想起了那年梧桐花开,紫燕归来之时,她与师兄在蓬莱仙岛前许下的愿。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说罢,师兄紧紧地拥着雪儿,轻吻着她雪白的额头。雪儿则靠在师兄温暖的怀里,暗自发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这美妙的一幕幕,尚在雪儿心头,丝丝缕缕,缠缠绵绵。可如今,七年之隔,人间已是七十余载。师兄在凡间历尽千辛万苦,弘扬佛法,成了玄空寺的方丈。弟子们普慧天下,慈名威扬。本来他潜心参禅悟道,慈雨甘露,广度众生,当油尽灯枯,肉体圆寂之日,便是修成正果,得道升天之时。却奈何,魔网恢恢,一只藏匿于人间的九尾狐媚,出现在了师兄的面前。她倾尽天下美女所有的貌美如花,柔情似水,用尽魅惑之术,终将师兄揽在了她的石榴裙下。可怜师兄,八百年的修行,八十大难的考验,一路过关斩将,凛然正气,却前功尽弃,毁在了这只九尾狐的手里。真真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啊!  想到这儿,雪儿悲愤交加,她斩定截铁地说道:“师父,雪儿愿意为师兄九死一生!只要能救师兄于水火之中,助他修成正果,雪儿即便是被打成原形,受尽磨难,也在所不辞!”  “好吧!”随着师父的拂尘一挥,雪儿被轻轻推到了外面的世界。还是那片天空,蓝如绸缎,清如流水;还是那棵老树,静静伫立,枝繁叶茂,乘风轻摇。几只斑斓的五彩仙鸟,用婉转的歌声,目送纯情的雪儿。    三  四周,是一片碧蓝碧蓝的汪洋大海,海风悠悠,浪花朵朵。此刻,鲸鱼正和千年大龟商量着,如何阻止昔日的好友雪儿停止这次冒险决定!可是雪儿心意已决,顾不上那么多,双眼一闭,跃进了大海里。因为只有通过海底的时光隧道,她才可以到达人间,看到自己心爱的师兄。  历尽种种阻难和诱惑,雪儿终于来到了人间。  玄空寺,名副其实,坐落在人间一座雄伟的大山之顶,整座寺院仅凭一片岩石玄撑于空中,摇摇欲坠,似乎随时一碰都有倾倒垮塌的危险,在云雾的遮绕下,更是若隐若现,时有时无。周围古木参天,峰峦叠嶂,大山四围,绿水盈盈,青山连绵。阳光下,寺院金光迸射,庄严肃穆,就像一条绿毯上镶嵌着的一颗夜明珠,透射着神秘的光。  雪儿拨开云雾,慧眼望去,她看见,师兄白日里礼佛参禅,声声弥陀,可到了晚上,就被那九尾狐摄了魂魄,去了九尾狐的房间。而此时的九尾狐,不光是拥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之容颜,更是吸收了天地之精华,日月之灵气,道行剧增,修行匪浅。  雪儿心中明白,欲速则不达,明斗,她不是九尾狐的对手,只有伺机寻找机会,铲除妖孽。  这天夜里,九尾狐启动妖法,师兄又要去九尾狐的房间。雪儿急忙化身一只玉蝶,飞落到师兄的肩上,用幻术,将她与师兄此前的种种美好画面浮现于师兄的眼前,希望师兄能想起来,回心转意,可师兄却轻轻将她放于一丛鲜花上,说花儿与蝴蝶,天作之合;雪儿又化身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向师兄奔去,师兄心疼地抱起了她,全身抚摸,雪儿心里一阵暖流,以为师兄想起了她,谁知师兄竟把她轻轻放到了草丛里,说她属于自然,当属自由。雪儿一阵痛哭:“师兄,我是雪儿,你的雪儿啊?”师兄听到雪儿的哭诉声,一阵惊讶,当即说道:你这妖孽,还不快走,再来捣乱,小心我收了你.....“不管雪儿如何诉说曾经的美好,曾经的誓言,师兄独孤笛全都浑然不知。  流水向东花落西,师兄终还是去了九尾狐的房子。  她清晰地听到了那狐媚淫荡的笑声和娇嗔的呻吟声,还有师兄,那畅汗淋漓的喘息声。雪儿含着泪,来到了大雄宝殿,跪倒在三圣像前,失声痛哭。  九尾狐,为了加速自己的功力,得道成仙,不光是消耗着独孤笛的阳气和精力,方圆百里,更是鸡犬不宁,民不聊生。  独孤笛白天兢兢业业,为前来进香的善男信女讲经说法,悲雨慈航普渡众生,九尾狐则晚上用法术,把经文故意念反,装进众生的脑子里。她害怕被人识破,难以藏匿,便怂恿众生,贪财好色,妄升邪念,自私自利,制造假乱。一些年轻有为的精壮年,经不起她妖气的再三折磨,纷纷暴毙,而其他信众,也因诵读的经文一反一正,阴阳相克而走火入魔,身陷囫囵,百病缠身,苦不堪言。民间一时怨声载道,浊气吞天。而师兄,却被蒙在了鼓里,全然不知。  泱泱中华,巍巍华夏,岂能容下如此龌龊之事?雪儿长跪佛前,泪流成河。”佛祖啊,您救救众生,救救我师兄吧,他是无辜的,只要能救他,我做什么都愿意!“这一夜,雪儿和衣而睡,就睡在大雄宝殿里。梦中,她看见佛祖在向她微微而笑,菩萨轻轻抚摸着她的长耳朵...她开心地笑了。  第二天清晨,早课时间,师兄翩翩而来,合掌而入。看着眼前这个美若天仙的妙龄姑娘,师兄竟毫无印象。雪儿给他讲起了那个大雪纷飞的午后;那个梧桐叶落的秋天;那个紫燕归来的春日;那个树下画眉的夏天....纵然雪儿使尽浑身解数,师兄都茫然不知。,那个白日里容貌庄严落发为尼的九尾狐,生生说雪儿是个疯女人,信口雌黄,败坏佛门清净,叫了一帮人,将雪儿赶出寺门,扔到了荒郊野外的山坡上。雪儿受尽委屈,却谨遵师命:”此去人间,不许施法于人,不许破坏人间与仙境的和平共处。    四  山坡幽风阵阵,虫鸟窃窃低语;空中悠悠闲云,白鹤亮翅千里。万物仿佛都昏昏欲睡,却又似乎大梦将醒,一片剑拔弩张之势,却又寂静无声,浑然一体。  雪儿静下心来,盘膝而坐,用意识求助于师父。师父隔空送物,将一支系着红绫的短笛,送到了雪儿的手上,并如此这般的叮嘱于她。  傍晚时分,独孤笛用膳完毕,独自来山谷散步。雪儿拿起了那支短笛,深情地吹了起来。笛声悠扬,响彻山涧,随着袅袅笛音,师兄出现在雪儿的面前。他拿起笛子,轻车熟路,吹起了几百年前,那一曲悦耳的“高山流水”。在平静的水面上,他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前世就是那支精美的笛子,是师父的随身必带之物。可他用尽洪荒之力,也想不起雪儿是谁?谁是雪儿?眼前的这位妙龄女子,如此熟悉,却又那么遥远,她为何偏偏对自己情深意迷?正当雪儿准备将师兄的记忆带往更深处的时候,九尾狐出现了!  在这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她终于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一只通体雪白的九尾狐。她此行人间是为了吸取精华,弥补阳气,快速成仙的。而笛儿,恰好符合她的种种需求。她不光吸走了笛儿的精气,更是吸收了他体内的许多功力,一时间,她法力大涨,修行大增。  九尾狐和上官雪,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师兄笛儿如梦方醒,恍然大悟。可他毕竟和九尾狐有过多年的肌肤之亲,深情难忘。当九尾狐和雪儿生死相搏的时候,他无助地站在一旁,不知该帮谁。一个是自己深爱的女人,一个是深爱着自己的女人,该负谁?又该帮谁?揪心呐!  九尾狐似妖似魔,变幻多端,一会儿美若天仙,飞来飞去,一会儿又现身狐狸,凶神恶煞,招招凶险,眼看着她的尾巴快要将雪儿扫下万丈悬崖的刹那,说时迟那时快,独孤笛伸手救下了雪儿;雪儿也毫不示弱,一会儿白衣翩翩,美若幻影,一会儿又狡兔三窟,遁地无形。当雪儿用狠招”兔子蹬鹰“将九尾狐狠狠地踹进千年冰窟的一瞬间,独孤笛又出手救下了九尾狐,他就在两个女人之间来回纠结着,平衡着。  三个人打了九九八十一个回合,所到之处,飞沙走石,树木拔地而起,石壁闻声破碎,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从傍晚打到黑夜,从黑夜打到黎明,眼看着香客们就要上山,还没有决出个结果。  九尾狐因为吸收了独孤笛和众生的金刚不坏之阳气,愈战愈勇,而雪儿,则明显体力不支,渐渐败下阵来。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能。当雪儿无限眷恋地看着笛儿的时候,突然,九尾狐拔出了藏于脚底的一把利剑,恶狠狠刺向了雪儿的胸口。雪儿并没有躲避,而是迎身而上。只见剑光一闪,血光如注,一股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雪儿的衣衫。当九尾狐大声地狞笑着,穷凶极恶地靠近雪儿的时候,雪儿用尽浑身的力气,将笛子上的红绫,抛向了九尾狐。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红绫无限延伸,像罗汉硕大无比的手臂,缠在了九尾狐的脖子上。然后,雪儿单手立掌,口中念念有词:”唵嘛呢叭咪吽......“使尽的力气,狠劲一拉,将九尾狐挂到了山尖的悬崖上。此刻如若雪儿一松手,九尾狐就会葬身悬崖,粉身碎骨。可雪儿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谨尊师命,将红绫的另一头,紧紧地绑在了一棵树上,等待五百年后,有缘人的出现,九尾狐才会重见天日。而在这五百年间,九尾狐都会以一棵悬挂在峭壁上的歪脖子树树的姿态,存在于人们的视野里。她将俯瞰人间男欢女爱,真情无限,心灵倍受煎熬,万蚁穿心。    五  当雪儿流尽一滴血的时候,她元神出窍,变成了一只雪白如丝的兔子,躺到了笛儿师兄温暖的怀抱里。  独孤笛悲从心起,仰天长啸,捶胸顿足。一瞬间,天门大开,几百年前的一幕幕,全部映入他的眼帘。梧桐花开...紫燕归来...青山不老....与君同眠......  当夜,大雪纷飞,空山寂寂。独孤笛双目紧闭,面壁而立,圆寂于玄空寺。眼角挂着的,是几滴晶莹的清泪;怀里抱着的,是那只失去温度的兔子。  一时间,天地混沌,黑云压顶。突然,空中一声霹雳,雷电交加,玄空寺须臾间化为虚无,从来处来,到去处去,一切仿佛都不曾发生过,却又仿佛就在眼前,在耳际,在昨天,经久不散。  仿佛在一朵花开的时间里,斗转星移,时空变幻。  此后,人间风调雨顺,山河秀美,民风淳朴,厚德载物,一片勃然生机。人们为了纪念为爱情矢志不渝的雪儿,诗人特意创造出了”冰清玉洁“一词。千古流芳,时至今日。    六  苍翠如屏的蓬莱仙岛上,白云落泪,蓝天呜咽,鸟儿哀鸣,丛林哭泣。古香古色的小木屋内,独孤笛双膝跪地,怀里紧紧抱着那只兔子。他因为有了先前八百年的修行,还有那九九八十一难的磨砺,再加上雪儿五百年的修行,已经功德圆满,修成正果。当师父从他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雪儿的一霎间,只见他体若琉璃,金光溢彩,宝相庄严,慈悲肃穆。  大悲无泪,大悟无言。  师父轻轻地抱着雪儿,双目含泪,任悲伤在心底压碎。他摸了摸腰间的那块兔子玉佩,又摸了摸挂在腰里的那支短笛,任泪水滴滴落地。紧接着,他展望远方,将雪儿的身体向空中轻轻一抛,口中轻念:“去吧,人间即是道场,受尽万般疾苦,享尽荣华富贵。为师不偏不倚,七年后,还你个正果金身!”  只见百鸟齐鸣,万花盛开,天地澄澈,一片祥和.......  人间,十八年后,一个繁花似锦的夏天,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正意气风发地走在高考的路上......两旁清风侧耳,鸟语花香;空中祥云缭绕,笛声悠扬....... 共 507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中西医诊断阴茎结核的方式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