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旅游

期权怪杰如何应对黑天鹅

发布时间:2019-03-15 21:32:42

“期权怪杰”如何应对“黑天鹅”

在华尔街这片星空中,大多数熠熠生辉的明星是那些受过严格科学训练的数量金融师,这些名牌大学的理工科博士和教授们为复杂多变的产品建立各种模型,以期控制风险。如今,几乎所有投资公司的财富和市场的稳定性都建立在这些模型之上。

在期权市场很多模型也不例外,多数对价格风险的模型都是以大概率事件和服从正太分布为统计推导的前提。然而,在当今金融模型统治投资领域的时代,一个反对者的声音也格外引人注目,有人称他为“期权怪杰”,也有人说他是“华尔街的独孤求败者”,这个人就是纳西姆·尼古拉斯·泰立布,一个背叛自己知识领域的人,一个反对数量模型的数量金融大师。

尽管20世纪80年代,泰立布已是一位数量金融专家,但他更加确信学术主流对于概率的研究走错了方向。他推崇科学哲学家、批判理性主义创始人波普尔的学说。波普尔认为经验观察必须以一定理论为指导,但理论本身不能被证实,只能被证伪,因此应对之采取批判的态度。泰立布接受了波普尔的观点并将之应用到投资领域。

他认为,人们往往高估了历史数据的价值,低估了不可预测的随机事件在其中的作用。在他的超级畅销书《随机致富的傻瓜》中,他嘲讽和抨击诺贝尔奖获得者,认为这些经济理论终会导致市场的毁灭,再高明的技术分析或风险管理模型,都不能减少投资者在超级股灾中损兵折将的可能。很不幸,1998年由一群诺贝尔经济学家管理的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破产,为泰立布提供了自己投资理论典型的反面案例。

泰立布是VaR等风险分析方法的激烈反对者,他认为在假设资产价格服从正态分布等概率分布的前提下,计算风险会使人产生虚假的安全感,并不能有效管理风险。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破产,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市场发生重大的变化时,导致其模型中原有的相关性等假设发生了改变。

泰立布对黑天鹅的应对办法,是在思维中避免从众。他相信,某件事情1000天的历史不会告诉你第1001天的任何信息,我们凭什么预测未来呢?我们永远都在预测,也需要大胆预测,但是我们必须知道,有黑天鹅的存在,我们的预测能力是有限度的。承认自己的无知是适应黑天鹅的步。

泰立布在实际生活中就是这样操作的,在风险资本投资领域,未知事件帮助他获得了与风险成本相比大得不成比例的回报,因为通常可以在没什么可损失的前提下,从一个稀有事件中获得大量回报。他主要出击的领域是低价的卖方期权。比如,今天通用汽车的股票价格是100美元,泰立布就买入一项允许他按照10美元价格出售通用汽车股票的权利(卖方期权),在未来3个月内,如果发生重大灾难,那么通用汽车的股票很可能跌至5美元,这样泰立布就赚了5美元左右(需要扣除购买期权的成本)。由于所有人都认为灾难不会发生,通用汽车的股票甚至不会跌至50美元,所以造成泰力布所购买的10美元卖方期权的价格会很低。这样,如果3个月内什么灾难也没有发生,那么泰立布也只损失很少一部分;而一旦发生灾难,他就大赚一笔。那么,为什么泰立布不选择购买90美元的卖方期权呢?因为他认为市场对于正常的价格波动是有准备的,像90美元的期权肯定是在市场预期之内的。而只有发生市场预期之外的灾难情况下,通用汽车的股价才会跌至10美元,他手里的期权才会有价值。自从泰立布开始这项投资后,他的公司就不再从事复杂的数学模型演算,而只是不断地买入低价的卖方期权。

他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9·11”事件前他大量买入行权价格很低、无价值的看跌期权,用一种独特方式做空美国股市,直到恐怖分子劫持飞机撞向纽约世贸大楼,本·拉登劫持的两架飞机,恰如不知从那儿飞出的“黑天鹅”,在给美国带来巨大灾难的同时,却给泰立布带来了巨额收益及无上荣光。2001年,他荣登“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战略名人堂”。

当然,他也有失算的时候,2006年泰立布关闭了自己的对冲基金,转投学术领域。他解释道,这是因为极端事件太久没有出现了,2001年到2006年的繁荣期实在太长了。而现在回头来看,他的投资结束得稍早了点儿。他的同行,另外一位对冲基金经理约翰·鲍尔森,就在泰立布关闭基金的2006年开始做空房地产,然后静静地守候到次贷危机的出现。“黑天鹅”在2007年重现,鲍尔森成为危机中的赢家。


蜂鸟娱乐
广州工地洗车机
牛老板下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