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港 > 法律

代嫁双面妃 第四十八章 互相猜测

发布时间:2019-09-24 18:19:05

代嫁双面妃 第四十八章 互相猜测

“我都这样了,还怎么自救?就算我有求生的想法,可也没有能力足以和衙门对抗!若是真有办法,我难道会任由自己受皮肉之苦吗?”颜以筠突然警觉,齐子煜今日的表现似乎不太对劲,每一句话都隐含着什么意思,像是在试探什么。

“若有人能救你却没有出手,让你沦落到如今的境地,你可恨他?”齐子煜继续问道,只是让颜以筠更加戒备。

“你说的是你自己吗?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与你没有关系,而你已经尽力救我,我又何必恨你!”颜以筠刻意顾左右而言他。

“那若是别人呢?你若能安然无恙的离开,还会如之前那样对他们吗?”

“还会有谁?”

“比如你的母家?”

“那毕竟是我父亲,他生死未卜我又如何不担心,这件事真相大白之时想必他们就会明白,我也没有必要再责怪谁!”

虽然齐子煜用苏家举例,但颜以筠也不敢太过轻信,他既然说了苏家,她就也只说苏家,脸上尽量做出的表情让齐子煜也同样觉得她并不明白这询问的含义。

“那我就放心了,我会去外面交代一下,再撑几天,等我去求了圣旨,救你出去!”齐子煜默默盯着颜以筠看了一阵,颜以筠低头不语,似乎专注在查看自己腿上的伤势,其实浑身都紧绷在一起,头顶上的目光半晌才有些软化,直至转移。“我那些莺莺燕燕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你可别再惹事了!”

“好。”听了齐子煜开口,颜以筠才终于稍稍放松,但依旧不敢抬头,只低声答应了,直到他起身向外走去,然后是铁链上锁的声音响起,又归于沉寂。

齐子煜。。。齐子煜。。。他怎么会突然那么问,是发觉了什么?一定是苏邑遇刺那夜后来发生的事情让自己措手不及,所以匆忙中安排漏洞百出,虽然人都说齐小侯爷不务正业,贪恋美色,但能自小在皇宫里安然长大的,又怎么可能真那么简单。

侯府里的下人恐怕都是他的眼线,自己那日的言行异样早就被他知晓,都怪自己太过慌张,失去分寸,就被监视软禁起来,再到今日的情形,怕是齐子煜已经怀疑自己的行动,他难道会认为自己真的下手刺杀苏邑?那一晚的杀手跟自己有关?若真是如此,这误会可就大了,他怎么可能会救自己!

颜以筠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又仔细回忆了一遍自己刚刚答话有没有什么漏洞,翻来覆去的猜测推断,都没有确切的结果。只能的出来的结论就是自己把人都想的太过简单,面能跟自己定下互不干涉协议的男人,怎么可能只是个缠绵花丛的风流鬼。

“齐子煜一时看上去不务正业,一时又颇有担当,胸有沟壑的模样,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信誓旦旦的要救自己又是真还是假,是照他所说为了自己的面子,还是有别的目的?”

“苏邑有没有死呢?下的是什么毒?和那晚的黑衣人是一波吗?那晚来救人的又是哪一股势力?”

“苏冰璃这次可真是如愿了,苏邑倒下,苏夫人六神无主,就剩她作威作福,自己又被陷害入狱自身难保,恐怕这一次,苏家真是要变天了!”

颜以筠身上的疼痛又袭来,只能胡思乱想低声念叨着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好让痛感不那么明显,不知过了多久,才能昏昏沉沉的睡去。

“你太心急了这次,恐怕会被怀疑的。”莫枫见齐子煜从狱中出来,立即迎上急急开口。

“让你的手下动作快点,找到线索救她出去!”齐子煜没有理会对方的责难,反而低声道。

“你还真要救人?这可是涉及苏家老头的案子,那苏邑一日没有清醒,圣上便不会轻易罢休,谁能在这个时候出面救人!而且对方手脚麻利的很,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你让我上哪去找线索!”莫枫挑眉,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声音也随之提高,原本周正的五官几乎皱在一起。

“难道要我亲自去找?我们又不是次跟他们打交道,对方什么手段难道你会不知道?”齐子煜站定回身,直直的盯着莫枫的眸子。

“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呢!这种手段你可是不常用啊!怎么为了你的夫人也要破例?”莫枫突然不理他的严肃

代嫁双面妃  第四十八章 互相猜测

,调侃道。

“她已经被用了刑,虽然都是皮肉伤,但那个地方难保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咱们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可能的线索可就断了。”

“我一直很好奇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她的?不是之前都相安无事吗?”莫枫点头,似乎接受了这个解释。

齐子煜向前走了几步,脚步的异样被他掩盖的极好,完全不似在牢狱中那么明显。

“人的面容再怎么变,身形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更何况是个新手,还不能完全适应易容之后的表情变化和真实有什么差别,虽然她声音五官都不对,但还是让我觉得很熟悉。再加上之前,我试探着激怒她,可她的表现完全不像是外界传言苏络锦那样暴躁易怒,有勇无谋。

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你不是也察觉到了吗。而且今天,我刚进去,就被她发觉受了伤,这应该是习武之人应有的敏感,苏家二姑娘会武这可是谁都不知道的事情!她这样掩饰是为了什么呢?”

“那我怎么听说你在以救命恩人身份出现的时候,还顺手要人家以身相许呢!这调戏自己夫人的事有什么意思!你既然在那时就怀疑,就不该放了她,直接逼供多省事!”

“那时我只是觉得熟悉,所以才那样做,果然她的反应和府里的那个苏络锦一模一样,要怒不怒,强忍又没有完全掩饰,后来苏伯也说过她的行踪,基本上能对上了!只是现在还不能确定她在这件事里是什么角色,也不确定她背后的人是谁,我们也只能暂时先稳住她,再观察观察。”

齐子煜拐到一条小路,身后的莫枫也忙跟上,左右看过没人,才小心的进入一处不起眼的民宅。

此刻颜以筠若知道自己一次不慎就这么快就被人看出了破绽,恐怕会懊悔不已,甚至停止之后的所有事情,可惜,她在牢中昏迷已经无从知晓。

丹东治疗睾丸炎费用
丽水性病医院排名
梧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是医保单位吗
济南血管瘤医院能刷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